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战夜

“发生什么事了?”

 

从街道旁匆匆跑来的基德喊住我,而我正要提枪往墙角躲去。在他身后一朵黑云冲出火光,硝烟味弥满鼻腔。他猛地朝前一扑,我拖起他一只手,跟着惊慌失措的人群涌过破碎不堪的街道,绕过一堵又一堵黄墙,避开狙击手的焦点,拼命往避难点跑去。

 

基德先是踉踉跄跄地跟着我跑,没一会儿就变成他拖着我跑。等我们终于可以停下来松口气时,我才发现不知什么罗也到了身边。

 

基德拍拍我的肩膀,迎着罗即成实体的灼热视线,把水壶里的水都全数倒在自己头上。说实话我不太明白他想干嘛,但是罗的表情很明显在一瞬间僵硬了许多。

 

“疯狗。”我听到罗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我茫然地看着给自己浇完水的基德将水壶扔给罗,然后背过身去脱掉防弹马甲。

 

他背上有个伤口,这我是知道的。前几天被人用刺刀划的,天知道他的防护服扔了去哪。罗扛住他半边身体,将他背回来的时候,一列军车扬起满天黄沙和灰黑色的浓烟,遮天蔽日。我几乎以为基德死了。

 

可他终究是个命比石头硬的家伙。罗给他包扎完,睡了几天,又没事一样活蹦乱跳了。现在把衣服脱掉,我才看见那道贯横背部的刀口离愈合还远得很。绷带是裹紧的,现在已经渗出血来,肌肉随着呼吸翻动,结疤的两端像这块饱经战火的土地一般皲裂。

 

“你找死是不是,当家的?”

 

“跟你没关系。”

 

罗冷笑出声:“那你现在卖肉是干什么?给我操你?”

 

我尽量将我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是附近的大兵已经慢慢聚集过来。基德一身白肉和健硕的身材确实也惹眼得要命,我已经听到有人咽口水了。

 

“别想对我的人出手。”罗唰地一声将身后的长刀抽出:“他归我玩,不归你们管!滚开。”

 

基德坐在地上,依然坦荡荡地裸着上半身,我觉得如果大家不在,现在下半身也该光了。

 

“不是跟你没关系?”几个围过来的人在罗的瞪视下讪讪走远,基德眼皮也不抬,说了这么一句话。

 

“关系是我说了算。”罗走过去一巴掌拍到基德背上。我幻觉中似乎听到了基德胸膛里的回响。

 

“伤没治好就跑去送死的庸医,老子不归你管。”

 

罗手脚麻利地给基德拆绷带:“我是来打仗的,不是给你当老妈子来的。当家人急着出去找我是想吃奶了吗?”

 

“滚蛋!你再跑一次试试?老子不把你腿给打折就……”

 

“就什么?不姓尤斯塔斯改姓特拉法尔加?对不起,我不收丧家狗。”

 

“气死老子你就这么得意?嗯?”绷带拆得七七八八,基德一转身,强行将罗的脑袋按到自己胳肢窝里。我猜他大概以为能按在肩窝上或者大腿上,可罗也没坐稳啊。

 

夹着一颗头的基德表情非常好笑。不过我相信罗的表情一定是成负比的难看。

 

“……放手。”

 

我眼睛一定是中了毒。罗从基德的胳肢窝里拔出头的时候,眼圈红红的。

 

“你早点死了算了,当家的。”

 

基德没说话,定定看着他。眼神专注,看得我跟罗都不好意思地别过脸。

 

“……免得以后没人给你收尸。”

 

声音很轻,但是在说出来的那刻,我觉得我的心脏被什么东西重重刺了一下。

 

死基佬,外面的炮火又响了,地面都在震动,破墙上黄泥沙数数地掉,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煽情。

 

天都已经黑了。

 

我被掉下来的沙子迷了眼睛,等我揉完眼,握紧枪站起来。跟着同伴严阵待战,一回头,发现他们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拥抱接吻。

 

像是天不会再亮了一样。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4)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