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方叶】我的药已经迫不及待了

抽风日常小故事。
——————————————————

方锐回到楼上的时候,月亮都要下山了。叶修穿戴整齐地坐在电脑前,安静地叼着烟看别家的对战视频。方锐脱了外衣走到他身后,想吓他一跳,没想到叶修突然把烟夹在两指间,猛地往后一甩,微亮的红色幽光擦着方锐胸前第三颗扣子画出半条弧线,又远路返回主人的唇边。

吓死老子了。方锐想,然后吼了出来。自己吃亏了,那就让对方有点成就感吧。

他扑上去扯开叶修耳朵上挂着的耳机,冰凉的指尖划过温热的耳廓。扔了耳机,又捂住叶修的脸。

有点儿肉的脸颊手感一级棒。真诚的方锐大大赞赏地将它们掐了好几下,叶修想开口,掐他的手指就把烟也扔了,顺势插入微张的唇间。

猥琐见长啊,你这废物点心。

成长不起来我就该被卖了,努力是应该的。

叶修含着两根食指说话不利索,但不妨碍他举手去抽方锐的脸。

熊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向联盟脸T学习。

方锐收回手指,叶修站起来转身看他将两根手指插到嘴里做了个鬼脸。挺萌的,但叶修不在意。

方锐的双眼迎着屏幕亮光,略看之下像两个黑色幕布上的万花筒,五光十色在瞳孔里反射出来,变幻无常。他看叶修也是这样,心思难以揣测,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什么。

所以只好什么都给他,能给的都给,心掏出来也没关系,叶修对自己人特别好,你把真心给他,他会帮你保管着,照顾着,所以不会受伤,不会失望。

你得信他。

方锐迎着叶修似笑非笑的脸,做了个捂住心脏的动作,说,心都伤了,老叶快给我药。

叶修懒洋洋地走向前,伸手掐住方锐的下巴:

买个套子都让我等半天,你觉得你还有救吗?

方锐嬉皮笑脸地把脸凑过去,一只手扣住叶修手腕,另一只搂住对方的腰:咱们这是小别胜新婚。

小别在微草呢,他连小卢都打不过。

怎么还有蓝雨的事了,叶大大你有谱没有。

有啊,鸳鸯谱,乱点的,新婚是谁,新杰家里人吗?

咱们能不扯开话题吗……?

叶修叹口气:谁叫你这么不耐用呢。

是套子不耐用,不是我!

拿自己跟套子比啊?

方锐怒了,这还掰扯不清了是吧。于是他一把扯开叶修的裤链:来来来,咱们床上见真章啊。

叶修先在对方胸前揩了两把油。刚才前戏都忙活完了,方锐突然跳起来喊没了套子跟润滑油,丢下他痛苦地躺在床上,跟脱肛野狗一样跑掉了。叶修不得不自己动手解决了一回,一边撸一边觉得自己神经病。现在一时半会他也举不起来,而且真得给点颜色方锐看看。

两人连拖带拽地拉扯回房,叶修动手把方锐剥光,亲手给他带上套子,然后冲出房间,反锁了门。

里面那只废物点心半夜不敢用力拍门,只能贴着门低声哀嚎。

干脆都别治疗了。叶修在厕所里自己动手润滑,边插边想,他这是图个啥啊。

方锐滑在地上,腿间一柱擎天,老叶够狠心啊,生气的话也给个机会道歉行不行。他冲去买套子的时候没想到楼下那间小卖部关门了,平时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也关门了,他跑了两条街,还顺手给叶修买个宵夜。

老叶,叶修,宵夜在外面桌子上,你热了再吃啊。

门锁开了,方锐嗷了一嗓子,跳起来抱住裸体进来的人。

夜宵的粥凉了,泼了方锐一脸。

粥是无辜的。方锐实在忍不住了,锁上门把人拖到洗澡间里啪啪啪,完了把人从头洗到脚,吹干头发塞到被窝里,自己再去给叶修煮面。

谁也没吃亏,方锐迎着晨光心满意足。

叶修躺床上,他饿了,想要吃的,方锐贪玩要喂他吃面,他愉快地准了。

就这么简单。

【end】

 
标签: HE 方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76)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