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叶蓝】远山

说是叶蓝……其实多半是“蓝桥春雪→君莫笑”这样吧。

————————————————————————————

蓝桥春雪站在山崖上,蓝溪阁跟兴欣的人在底下抢BOSS的仇恨,现在还没有到大部队压上的合适时刻,所以他只好注视着对面的人群中,最危险的那个人。

君莫笑。

他轻轻吐了一口气,蓝桥春雪的角色脸上是没有表情的,而屏幕前的他却满脸苦涩。君莫笑站得很远,没有注意到这边,可能也不会在意他们蓝溪阁是谁在带队。蓝桥春雪,绿桥秋雪还是白桥冬雪,对叶神来说都不算什么阻碍。

他甚至已经预见到等贺武那几个跟兴欣结盟的公会入场后,蓝溪阁再一次败退的样子。这个星期他们已经将同样的套路重复了四次之多。而那四次里,叶秋使用的只是牧师小号,凭借精湛的战术,黏合弱小的势力,把一向高傲的大公会欺负得毫无脾气。

是神啊。

蓝桥春雪站得很高,很显眼的一个靶子,君莫笑在对面的山崖上握着千机伞,左看右看硬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懒散样子。

BOSS是个慢热型的,仇恨不容易稳固。蓝桥春雪还有很多时间来眺望对面那座山。

遥不可及的山。

君莫笑给过他很多成为朋友的机会,他不想错过但终究还是错失了。这不怪谁,立场不同,一切都是白搭。他们站不到一起,连对手的资格也欠奉,叶秋对于别家公会的态度其实都是一样的,蓝溪阁在他的眼中代表的永远是背后的战队,他甚至在提起这个公会时,用的也是战队的称呼。

看风景的层次就已经不一样了。

蓝桥春雪想,在君莫笑的眼中,自己或许还没有绝色来得重要吧。

在刚认识的时候,那座山就已经使得他必须仰望。一步步接近了,才发现它比想象中要高远得多。绵延不绝的山沉甸甸地压在三大公会头上,想要动摇它的人最后都会被挖出来的随便一点泥土狠狠砸死。

而山呢,还是笑嘻嘻地看着他们这些作死的凡人,继续把自己拔得更高。

叶秋会回到职业联盟,对此,蓝桥春雪丝毫不会怀疑。网游的水太浅了,养不下这尊自荣耀伊始就已经存在的大神。

他找了一叶知秋的战斗录像,熬夜看。尤其喜欢看跟夜雨声烦打的那几场。黄少天是偶像,寄托了他对蓝雨最深的感情,冰雨在一叶知秋身上留下的每一道伤痕,都像是一针兴奋剂。

他知道自己和偶像一起,面对叶秋的时候,渴望着胜利。

战胜他,打败他,击溃他,干翻他。

这些都是蓝桥春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好前景。

君莫笑能记住蓝河这个存在,就已经是福利了。小剑客记得自己换了号还被对方认出来时,那种瞬间点燃了全身的兴奋。他以为那是一种认同,是什么深刻的印象让对方也将他视为同等的对手。

即使后来对方告诉他,不是的,其实是因为你们那群人里他就认识两个剑客,你不是另一个,就只能是蓝河了。

他对自己说没关系,应该的,而且他累了,就留下来再看看吧。兴欣很好,而且没有压力,能让人放松下来重新找回游戏本身的乐趣。他甚至欺骗自己,大概是君莫笑看出了自己的犹豫,所以让他留在这里不再去面对成为敌人的尴尬。

蓝桥春雪觉得很累。公会频道里不断刷新的信息有大半在骂君莫笑,他想,骂又有什么用呢,黄少一个人就能顶他们整个蓝溪阁,可也不是照样拿叶秋没办法。

剑圣,斗神。他们才是一个层次的人,在荣耀的巅峰才是他们真正战斗的场所,那座金灿灿的奖杯才是他们真正追求的东西。

那些蓝桥春雪永远碰触不到的荣耀。

他回头看了看公会的精英团,每个角色的脸上都是一模一样的茫然无神。而屏幕之外,他的心底却有一团火在烧。

烧得他眼角泛红,口干舌燥,哽咽在喉。

他不知不觉地操作键盘,让蓝桥春雪在山崖的风声中,面对遥远的君莫笑,平举双臂。

不知道算是一个完不成的拥抱,或是想将对方推出希望之外。

君莫笑看了过来。

被看见了。蓝桥春雪马上放下手装作操作错误,视觉也左右摆动,顺带看看山谷里BOSS的仇恨锁定在谁家那里。再抬起头,却发现君莫笑还在看着这边。

千机伞尖举起来,指了指他,放了一颗子弹。

如果蓝桥春雪是黄少天,他会发现子弹瞄准的是自己的心脏。

他收到了一条私聊。

“蓝河啊,最近有没有回兴欣看看啊。他们都挺想你的。”

他没有回复。是啊,他们,不包括你,那我回去做什么,我本来就不应该上那个号。我是个卧底,被揭穿了就应该自己走人了,绝色就是一个普通的野号角色,我干嘛这么舍不得。

打完BOSS就去退会吧。他想。

叶秋却像发现了他的想法,第二条信息几乎同时到达。

“我也挺想你的。”

蓝桥春雪的屏幕外,握着鼠标的人抖着手秒关对话框,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好像发现了一条小路,百转千回,却离那座山又近了一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5)
  1. 一字之师。镜幽 转载了此文字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