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双花】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游戏了

日常逗比小故事

……我能写成一个系列了哦也。

——————————————————————


夜半,窗下,地毯上。

暖灯,软被,两逗比。


孙哲平拒绝承认自己是个逗比,但他绝对不会否认自己的情人是逗比。张佳乐在他面前是完全放松、没有防御、毫不做作的,所以逗比起来也是特别欢脱的。

孙哲平同样不介意陪着他疯。他觉得以前的张佳乐,端着队长的名号,话不敢乱说,笑不敢抽风,太累;去了霸图之后,眉眼都藏着一股散不开的郁气。毕竟有很多东西不是说看开了就不会放在心上,尤其是张佳乐那么敏感聪慧的一个人,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也会为付出的代价心软,偏偏还被无数人在心上最软的地方反复捅刀。

孙哲平其实不太会为他心痛,面对着这么一个明明痛到极点却还能坚持往前走的人,他只会感到无上的骄傲。

当然,骄傲归骄傲,丝毫不影响他调戏张佳乐玩。

临睡之前来一发是个很不错的选择,用大屏幕放点钙片来增加情趣更是一件趣事。然而——

“老孙,咱家电脑中病毒了吗?我都被吓软了!”

张佳乐躺在孙哲平身上,轻轻抽着小气,身体僵直,后穴绷得紧紧的,双腿缠在男人腰上,然而第三条腿却抬不起来了。

孙哲平用深沉的目光看了看身下情人的赤裸胸膛,再抬头看看屏幕上群魔乱舞的魔方大厦:“这破片子你TM在哪里下的!?”

他胯下重剑已经迫不及待了好吗!钙片放着放着突然切成童年阴影是个什么情况!得亏他没有插进去啊,被张佳乐突然一夹的话今晚他们的战场就能从家里换成医院了。

张佳乐更惨,刚才已经被老孙左摸右舔地上满了BUFF,就等着那把巨剑插进来,插出个百花缭乱落花狼藉,音响里“嗯嗯啊啊”的背景声却突然换成了一声尖锐刺耳的惨叫。他瞬间就像被千百个僵直弹打中,还被上了个鬼神盛宴!现在他的眼角都是烧的,天堂地狱一步间啊!

“……别问了……快、关掉!”

孙哲平站起来,分开双腿僵硬地挺着剑去关电脑。张佳乐躺在柔软的地毯上,突然又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孙大孙,你这样、特像一猴子!后面长痔疮、尾巴长前面的哈哈哈哈哈!”

孙哲平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张佳乐继续笑得没心没肺:“大圣爷你的金箍棒太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起来也不够土豪金啊——”

男人最恨情人说什么?快,短,软!

“张佳乐你看我等下干不死你!”

“我等着啊!”

两人滚到一起,卧室很大,床椅都包了边,也不怕被撞疼。他们在对方身上舔噬、啃咬,耳鬓厮磨,让枪和剑坦然地摩擦生热……

“大孙、嗯……你打算要磨到什么时候?”张佳乐从一个深吻中艰难地抽回意识,深深地吸了口气:“进来啊!”

孙哲平单手撑在他上方,结实的胸腹正对着张佳乐的脸,满意地听到后者清晰的吞口水声。

“急啥?”

一边说着风凉话的人,一边故意拿手去摩擦烫热的枪管:“区区花妖还敢对老子不敬?”

“卧槽你……”张佳乐又想骂又想笑:“放手啊哈哈哈哈哈!”

孙哲平索性压下来,蹭着下面男人的身体、性器,另一只手去挠他腰间的痒痒肉。

张佳乐扭得跟跳舞草一样,两条白花花的腿抬得高高地,不停地蹬。欲火跟痕痒把他逼得浑身发热,软得一塌糊涂,他哭着笑,或者笑着哭,灵魂化成花蜜一样甜腻的水,从眼眶、双唇、枪口、后庭,不住地往外流。孙哲平手不停,舌也不停,舔了泪水,舔了唾液,两个人的下身被汁液抹得一片狼藉。

“乐乐、乐乐,”他喜欢在情事里喊情人的小名,好像光是这样反复地喊,张佳乐就能永远快乐:“想要吗?求我啊!”

张佳乐觉得自己真的像是一只被捆仙索绑紧、还被扔进了炼丹炉的花妖,他睁开被泪水模糊的双眼,老孙在眼前化成了重重叠叠的虚影,跟传说里大圣爷的七十二变一样,让他避无可避,身心都被这个男人俘虏。他呜咽着,无力地反抗,扭动的身躯却更亲密地讨好着身上的男人。

“呜……别挠了……大圣爷!求你、求你快收了神通吧……哈啊……”

孙哲平放开他的腰肉,重新撑起身体,也不给他撸了,开锋的重剑傲然对准身下湿润盛放的花蕊。

“妖怪,吃俺老孙一棒!”


【END】

————————————————————

太久没撸肉了我觉得我不能治疗了【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0)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