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叶修中心|多CP】《梨园集》第一回

设定在此:http://hiko25.lofter.com/post/221a10_15150fc

【剧中人物皆属蝴蝶蓝所有】

——————————————————

第一回

风雪夜名伶遭驱弃,陈掌柜善心留小厮


“叶秋,如今我嘉世是留你不得了,你自个走罢!”

嘉世戏院内,大堂之中,叶秋左右看了一圈围着的同班戏子,听戏院当家撤了他班主之位,又命他离院,脸上却无甚表情,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斜眼打量了一下陶轩身后的新面孔,才正眼盯着陶轩,问道:“为何?”

苏沐橙抿着唇站他侧方,也只有她才看到叶秋一双白皙纤长的手,背在身后,握紧了拳头。

陶轩冷笑一声,似乎是不愿与他多说。副班主刘皓站前一步,打了个哈哈:“叶班主,叶先生,这几年里咱们都看着您,累得太狠,连几台戏都唱不好了。现在班子里寻来了新秀角儿,您老就好好歇着罢!”

叶秋今年不过二十有五,何来一个“老”字!刘皓有恃无恐,口中带刺,也不怕旁人鄙夷。毕竟眼下叶秋失信于大当家,班子里除了一个苏沐橙,和不在场的邱非,便也再无人站他那一方,各个心里都有忖量,恨不得从此叶秋再也不出现才好。

那新来的年青男子神色倨傲:“叶前辈,小子孙翔,一来就占了你位置,多多包涵啊。”

他话里并无几分对叶修的敬意,反而有种洋洋自得之意含在话音内。苏沐橙杏目一瞪,正要说话,却见叶修向她使了个眼色,只好再把气闷在心头。

昔日同班如今见叶修失势,纷纷向那孙翔示好,这个言“孙班主一表人才气度轩昂”,那个道“孙班主来坐这个位置才是最好不过的”——近年来,嘉世班子在梨园大典上频频失势,竟无一人想起旧时叶班主对他们的各种提点来,直说道那孙翔才是能领着他们攀桂夺蟾之人。

叶修见得他们作态,心头刺痛,脸上却只洒脱一笑:“你可懂得唱戏的乐趣?”

孙翔吃了一惊,反问:“这与你何干?”

“无他,若你唱戏是为了身份地位,只会永无寸进。”

“哼!我看你才是越活越回去了!”孙翔大声驳斥。

叶秋不再搭理他,自人声沸沸中走出门去,苏沐橙紧紧跟在他身后。刘皓还想拦他多讽几句,遭叶修冷眼一瞥,硬是被眼中锐光吓住,不敢举步。

陶轩这时却叫住叶秋:“你往哪里去?”

叶秋转身答道:“我去收拾细软,自有落脚之处,不劳陶当家费心。”

陶轩冷笑连连:“叶秋你莫是老糊涂了?这些年间你吃住均在班子里,一概服饰都是班子里为你打理,你何来什么细软?当年你欠下的三百两银子还未偿清,念在你我多年情分,也不与你多做计较。你可以留在班子里,陪他们练练戏,也不用落魄流浪,你待如何?”

想叶秋一代名伶,年岁不高便被尊为梨园泰斗,如此人物,陶轩竟让他去做那陪练之事,戏班子里陪练可是毫无地位,更是不会再有上台之日。他这般逼迫,又哪里是顾那“多年情分”?更何况,戏子们均有私房行头,每件衫袍首饰,戏子都得细细挑选、量身而裁,像叶秋这样的名角儿更是件件精品,世间独一。可恨那陶轩为了逼迫叶秋,说什么身无长物,竟要他净身离开,于戏子来说实在是万分折辱。

叶秋脸色慢慢沉下,肃容问道:“若我定是要走呢?”

“你若要走,就如先前所说,班子内分派与你的物事,一件也不许拿走。”陶轩半眯着眼,笑道:“当然,我也不能真让你光着身子出去,就你身上这些,送你也罢!”

苏沐橙花容失色。此时正值寒冬时节,天色半晚,阴风恻恻,乌云厚盖,恐怕入夜就有大雪袭来。叶秋刚从练功场上过来,只身着单衣,外头披一件滚青披风。若真要这么走出门去,哪里熬得过今夜?她一双手绞在一块儿,在叶秋耳边连连劝道:“你莫要冲动啊,且留他一段日子再做打算……”

叶秋打断她:“沐橙,你还不明白吗,逼我走,才是陶当家的真心实意啊!”

陶轩冷脸道:“非也!只要你肯接下各家堂会的帖子,我自会让你继续上台。”

“讨好权贵,对你来说就如此重要?”

陶轩怒从心生:“当然重要!否则何来排场行头胜过他家,坐稳这杭城根基?你在嘉世多年,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众位达官贵人开堂会邀你前去,许诺种种好处,你竟也万般推辞!你有何见不得人的?应酬之事本就是班主分内,你倒是乐得逍遥,一句‘概不见客’,替我嘉世得罪了多少贵人?看看蓝雨霸图、烟雨轮回,又有哪个戏子会像你般,不识好歹!?”

这些说话,也不知在陶轩心里埋了多久,如今一并爆发出来:“你落到如此田地,皆是你冥顽不灵,咎由自取!”

叶秋心头发涩,他只想好好唱戏,在哪里唱,唱给谁听,都不要紧。即使那些权贵邀他去唱戏,奏的是靡靡之音,唱的是艳词滥调,虽不喜,但若不必示人,只在屏风后唱,他也是能去的。然而……

他叹气道:“你我路已不同,多说无益。我走了,沐橙送我一程可否?”

苏沐橙眼眶微红,只拉了叶秋的手,陪他慢慢走出戏院,不看陶轩一眼。陶轩也不再阻拦,与身后众人一同,和孙翔攀谈去了。


叶秋任由苏沐橙拉着自己走到门口,便对她道:“回去罢,日后我再来接你。”

苏沐橙忍泪强作欢笑:“嗯,我等着你,不许反悔啊!”

她解下腰间荷包塞给叶秋,又想去摘头上珠钗,叶秋忙拦她:“行了,这便够用了,你留点来自己花销。”

苏沐橙不甘道:“陶轩他们实在欺人太甚!你为嘉世效劳多年,竟是一点好处也没落着!刘皓他们为争出头坏了戏,却把错都推在你身上……”

她再也忍不了,泪落如雨,又言:“你这七年替他挣了多少名声地位,比起当年你为了养我而借的那几百两银子,难道都还不够偿还吗?”

叶秋无奈,事情哪里能这般折算,只得软声劝了她一会,好不容易替她擦干泪水,又交代她凡事小心。说了好一阵,苏沐橙见穹苍渐暗,想起自己不能再依靠叶秋,便振作精神,只催叶秋快快去买衣住店。

兄妹辞别,叶秋虽多有担心,但眼下别无他法,总不能让苏沐橙陪着自己吃苦,只能将她留在嘉世静待机会再作打算。他看着苏沐橙走回院中,才绕过戏院青墙,走出半条街去,却见一少年拎着包袱在等自己。

“邱非?”他快步走近少年:“你怎么在此处,站多久了?”

“我来送前辈。”邱非是叶秋的弟子,但叶秋说自己并无师承,也不愿邱非喊他师父,二人并未行师徒之礼,故而邱非对他只以“前辈”称呼。

他一见叶秋身上薄薄衣衫,眉头大皱,忙解了自己外衣要他穿上,又道:“前辈的事,我今晨听那刘皓与崔立等人交谈,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打算。以前辈气性,必定会答应他们净身出门……”

他把手中包袱一举:“仓促之间准备得不多,几件衣物与干粮,现下风大了,前辈也别走太远,就在附近住下,免得被雪凉着。”

叶秋拍拍他肩膀:“放心,我好着呢。你也不要多想,继续保持初心,好好练功莫要松懈,知道吗?”

邱非轻轻握住叶秋冰凉的双手,捂在手中给他暖着:“前辈有哪个戏班子要去吗?”

叶秋摇头,他在戏行内浸酝多年,九州之内凡是著名的戏班子都有他好友,他又是个生旦净末丑都能唱的,只要递信出去说要换个班子,想必前来相请的人会抢破了头。他却不作这些心思,只道:“我累了,先寻个地方歇一阵子再说。”

邱非心知前辈谋算甚多,也不多忧心,只替他又紧了紧衣衫,将包袱交过去:“梨园大典和集宴都不能少了前辈,所以一定会回来的,对吧?”

叶秋笑道:“那是自然。戏是要唱一辈子的啊!”

邱非凝望他的双目,叶秋在说起唱戏的时候总是专注、快活,世间一切烦琐之事似乎在他心中都微不足道,只有戏曲才是他无上荣光。这样的前辈令他心向往之,敬仰不已。

“我走了,”叶秋将包袱背在肩上:“替我多照顾沐橙!”

“自是会的!前辈一路小心,保重身体!”


叶秋才辞别邱非不久,鹅毛大雪纷扬而下,顷刻间漫天风声大作,雪花如席掩人眼,难以前行。街道左右家家户户紧闭大门,只他孑然一身,竟无一可遮头之地。

他好不容易又行了一阵,衣衫都湿了,又没个去处,正彷徨着,忽见前面一座小楼门前有隐隐灯光,当即飞奔过去,却见门扉似要掩上,忙喊:“别关!等一等!”一边冲到门前。看见一位绝色女子怔愣地望着自己,他后退几步,拱手道:“掌柜的,打扰了,可否让我进去避一避风雪?”。

陈果是兴欣茶坊的掌柜,见风雪甚大,怕是没客人再上门,不若早早关店歇息,这刚抬手,就见一男子疾奔而来,脸色苍白,浑身湿冷,背着一个小包袱,似是远途过客想来歇脚。

“可以、可以,进来吧,”陈果见他一脸疲态,忙招呼他进来坐:“贵客从何方来。”

叶秋拍干净身上的雪,随口答:“从旁边的那条街。”

陈果一边去拿热茶,一边也按往日套路捧道:“哦,那可是个好地方……咦?旁边?”

叶秋拿手指比划几下:“嗯,我是嘉世戏院的。”

陈果狐疑地打量了他一阵,本朝戏风盛行,听戏俨然是百姓的日常消遣,陈果自己也是个老戏迷,还练过几年嗓子,平素最喜欢的就是嘉世戏院的花旦苏沐橙,对于她来讲,嘉世上下的戏子就算是那些个跑龙套的,也该认个脸熟了。

她可从没见过眼前这人呀。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叶秋。”

陈果一愣:“叶、叶秋?你是叶秋?”

叶秋点头,陈果突然大笑:“你要是叶秋,我就是苏沐橙了!”

叶秋讶然。陈果接着讲:“谁不知道叶秋先生从来不会真面目示人,多少人花大钱请他去唱戏陪宴都见不着,怎么会像你这样坦荡的承认自己是叶秋呢!”

陈果笑了一会,叶秋被她弄得直摇头,这真是,连说实话都没人信了。

“我确是诳你的,我叫叶修。”


叶修四面看了一圈,发现这茶坊外面看着虽小,里面却别有洞天,还有个挺宽绰的后院。

他拿起陈果给他倒的茶喝一口,问:“掌柜的,你这还缺人手吗?”

陈果还在端详他的脸,想回忆起这是哪个。听他问了,便疑他是个做杂务的,恰好前几天有个小二回乡,她正想再招个人呢。

“缺的,要个跑堂的伙计,你做得来吗?”

“行,当然行了。不过店里有地方给我住吗?”叶修忙应道。

陈果想了一下:“后院里有个杂物房,平时我也不用……你怎么只拿这点儿家当,连个铺盖也没有的?”

叶修苦笑一声,邱非能临时替他收拾点东西,避过刘皓的耳目给他送来已经难得了:“我明天再去置办吧。”

“不用了,我这儿有。”陈果见他神情苦涩,猜想那梨园里行规甚多,说不定他是犯了什么规矩,被东家赶出来的,心头一软,也不再细问,当即领了他去后院。

几间平房分在两侧,院子里积满了雪。陈果关了店门,拿伞给叶修,自己提着灯笼,引着他去看那几间房:“这是我房间,旁边的是另一个姑娘住的,她这几天身子不适,睡下了,明天再让你俩结识。那边是厨房和柴房……”

两人站在最后一间极小的房间门前,房内只有一张旧的架子床,床头小几上落满尘埃,房间一角堆着几件杂物,衣箱占了另一角,窗户开在靠阴那边,推开也只能看见一堵长满青苔的石墙。

陈果尴尬地清咳一声:“只有这一间了……”

叶修却不甚在意,将包袱放下,见陈果一副难言样子,笑道:“没事,这里挺好的,多谢掌柜了!”

陈果借着烛火仔细看他面容,确然没有愠色,心头大安。就去找抹布扫帚来。两人将房内打扫一番,陈果取了棉被给他,叮嘱他明早鸡鸣就要起来,叶修连连称是,将陈掌柜送走,才去翻看邱非给他的包袱里都有些什么。


<待续>


————————————————————————————

明天唐柔包子就能上线了XD邱非确实是我私心发糖!

剧情可能会很赶因为重点都在后面唱戏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49)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