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叶修中心|多CP】《梨园集》第三回

设定在此:http://hiko25.lofter.com/post/221a10_15150fc

——————————————————————————————

第三回


唐柔回房内换衣裳,陈果把包子赶到厨房以后,自己去开了店门,叶修跟在她身后,迎面碰见兴欣茶馆几个打杂伙计。几人寒暄一阵,陈果又拉着众人合计唱戏的时辰,最后还是决定避开嘉世,就选了巳时。叶修没什么意见,倒是陈果瞧见他无所事事的样子就来气,伙计们收拾屋子时,她问叶修:“你今天唱什么?”

叶修摸着下巴:“掌柜的,我唱什么都不成问题。可有两点我得告诉你,第一,我没有行头所以只能清唱。第二,你有乐师吗?”

“清唱没问题,我们这儿地方也不够你摆台戏的……乐师?”

陈果呆住,叶修一脸“果然如此”的神色:“你总不能让我自己奏乐吧?”

唐柔换下行头穿回平常衣裙出得厅来,就见叶修坐在椅子上,陈果绕着桌椅团团转。她忙拉了陈果问,将缘由一讲,她便笑了,安抚道:“果果莫慌,我来。”

陈果还未明白过来,唐柔又回房里,再出来时,怀中抱了一柄紫檀琵琶,款款坐到条凳上,向陈果大方一笑,又眼神明亮地看向叶修:“唱一段?”

这琵琶看着朴素,实则贵重——整一块的紫檀背料,白象牙琴头,唐柔素指轻拂间,琴声清澈灵动,如春水破冰,银河飞瀑。美人名琴,千金难得啊。

陈果在一旁幽声道:“小唐你换一张椅子坐罢……”

叶修欣然应允,便听唐柔奏曲,伙计们都围了过来。听叶修合着拍子唱一段西厢,琴声悠然,歌声悦耳,众人听得满心欢喜。包子捧着一托盘面碗,兴冲冲地跑来,将托盘往桌子一放,卯足劲儿给叶修鼓掌。

叶修收音,复道:“今天就唱这个罢。小唐琴不错。”

唐柔向叶修道:“往后我给你弹琴,你教我唱戏。总有一日,我要唱赢你!”

叶修微笑道:“这可难了,你有这恒心吗?”

“老大我有我有!你也教我!”包子在一旁喊道。

“当然有!”唐柔语调铿然。

叶修从托盘里拿出面,一碗碗分到众人面前:“行啊。但你们可不许喊我师父,我不收徒的。”

那两位看着也是没有行师徒之礼的想法,陈果便招呼众人吃面。边吃边和唐柔道:“小唐,我今个才知道你懂得这么多呀!”

唐柔倒也没有瞒她:“这以往没什么用途,你平日里也没说起过要在茶馆里唱戏,我便没提。幼时家父将我送去学戏,琵琶是跟着班子里的乐师学的,上不得台面的。”

叶修将一碗面吸溜完,问她:“小唐是京城人士?”

“嗯,家在京城,离家也有段时日了。”

“以前演的刀马旦?”

“只学,没上过台。”

叶修点点头,看包子也放下碗,便唤他唱一段听听。包子兴高采烈地拉着他到后院去,说是地方太窄,他施展不开。叶修心想他莫非是学的武生,却见他跑入厨房,手上沾了白花花的面粉,往鼻梁一抹——居然是个丑角儿。

“老大我给你唱一段蒋平捞印!”包子原地蹦了几下,趟马而行,势如疾风,倏地勒马,做了一个侧空翻,演的是跃入寒潭,叶修见他身段利索,正要叫好,他却忽然手舞足蹈,毫无章法地分划双臂,双脚走的倒还是矮子步,可配着上身的乱挥乱搅,更像是一个溺水挣扎的人,叶修又想叫停,包子却又连连后翻、侧翻,兼之腰胯扭动,节奏分明,这会儿又有点与风浪搏斗的意思了。

叶修被闹得有点糊涂,索性静心往下看他。一套把式过后,包子抽身而起,抬步踢脚,又抱肩颤抖,边唱:

“这寒潭冷嗖嗖,这寒潭冷嗖嗖,”他舒身扬手,大开胸门,又原地走圆:“肌肤裂骨浸透,逆水旋转往下抽!”

包子年岁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嗓音清亮,吐字分明,兼之活泼生动,叶修边看边点头:是个可造之材。假以时日,亦可往梨园大典上走一走。

区区一个茶馆里竟有两位天纵之资,他叶修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叶修倚着门柱心中暗自高兴,面上仍不动声色,只待包子唱完,意犹未尽地再耍一套云手,兴冲冲地来问他如何,他便点了各个细节,褒贬分明。也不知包子听懂多少。

叶修又细问他方才那套胡混动作有何说法,包子挠头道:“这不是水冷嘛,进水的时候会抽筋啊!我夏天凫水时常会……”

叶修头疼,连忙打住:“包子你听我一言,你若是上了台,这一举一动必须得有章法,而且你看那书里是怎样说蒋平的?翻江鼠!能跟你一样下水就抽筋吗?你且看好,这里该是如此……”

他给包子重新演了一趟那身段,包子恍然大悟状,拍着胸膛连说原来如此,叶修又看他耍了几次。包子脑子灵光,架势也足,演起丑角儿来跳脱中又有神韵,行动间不时会出些差错,一问之下,又是他胡乱发挥,叶修无奈,只交代他平日里先练这一折,包子当是叠声应下,保证日后绝不辜负老大期盼云云。


兴欣茶馆开了戏,虽每日只有短短一个时辰,倒也在附近慢慢了多了几分名气。叶修上台只手执一把折扇,行动不多,光是靠一把好嗓子清唱,也足够台下茶客叫好连连。不少街坊都来打听叶修身份,陈果烦不胜烦,只好征得叶修同意后,说是自家远亲表弟。街坊们见打探不出什么来,又纷纷向她讲起最近嘉世的情形来。

原先陈果亦会不时去嘉世听戏,但自叶修来兴欣起,她便忙于打理茶馆生意,又听嘉世换了台柱子,不知哪里来的一个叫孙翔的抢了叶秋位置,也不跟苏沐橙同台了,令得后者少于露面。陈果初听街坊谈论,还替苏沐橙生了一阵子气,叶修在一旁看着好笑,心下暗道哪天非得将苏沐橙带来,也不知掌柜的会做出何等夸张表情来。

陈果正气头上,见叶修在旁笑得自在,更是恼火:“你笑个什么!”

叶修可没想惹火上身,连忙劝慰道:“我这不是在替你那苏先生开心嘛,少上台又不是不能上台,歇着总比累坏身子好,是吧?”

陈果听了,想想确是如此,但不能常看到苏花旦,心里依然遗憾得很。转念想到叶修在嘉世可是连台都不能上,白白湮灭一身才艺,亦是不敢多言了。

然而今日听得茶客们闲话里说到,孙翔虽好,可毕竟不是听惯的,其他刘皓之类角儿,又演得疏漏,在台上各唱各的,时常走板荒腔。而苏沐橙上台少了,却常常被请去官商各家堂会,连日转个不停,今个又听城东贺老板道苏先生接了他家请帖,晚上又听不上她的戏了。众人皆是长叹,陈果不免为之焦虑。叶修听了,心底明了这是陶轩等人逼迫所至,也不禁暗自担心。

他向陈果要了笔墨,到房里写了两封信,分别折好,到厨房里找包子,问他:“眼下有件重要事情,要你助我,帮个忙?”

包子正练戏,听得叶修一说,连忙应下,也不细问,只担保说必定不负老大嘱托。揣了两封信,从院子后门溜出,直奔嘉世而去。


<待续>

————————————————————————

今日加班,码得慢了。明天刷邱非沐橙,如无意外,能刷到喻黄。

谢谢各位支持X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9)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