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叶修中心|多CP】《梨园集》第四回

设定在此

第三回有变

——————————————————————————

第四回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话说嘉世那头,苏沐橙自离了叶修,反而一改温柔性子,再不似以往笑脸宜人了。在戏园子里也不和众人说话,更是连正眼也没给过陶孙刘三人,交与她的堂会帖子她如数收下,唱戏晚归亦不要人来伺候,只带了邱非跟着。陶轩不好用硬,也不舍得这株摇钱树,只得派了两个小厮远远跟着他们。

这日去了城东贺老板处,踏着暮色归返,邱非离她三步开外,替她提着行头,不紧不慢地跟着她走。后面是两个小厮,赶着车,亦步亦趋地随着。苏沐橙走了一段,回头向邱非笑道:“小邱,你把那些东西丢到车上去,咱们去吃些好的。”

邱非不解,她接着催:“快去呀,天晚了就该赶不上了。我知道这附近有家酒楼的鱼羹很是美味,去得迟了怕会卖完呢!”

邱非依言将物件放到后面的车上,向赶车人道:“你等若是怕陶轩责骂,尽管回去,我与苏姑娘用了晚膳再回。”

说罢,径自向苏沐橙走去。二人谈着笑往酒楼去了,两小厮无奈,只得继续跟在后头。

酒楼有雅间,他们也不忌讳,进了房内,苏沐橙才卸下一身防备,疲态尽显,面带愁容地坐到桌旁,邱非给她倒了热茶,又点了几个菜,将门关上,才轻声道:“前辈一定没事的。”

苏沐橙抬头看他,少年神色坚定地点头。她叹了口气:“他那么精明,在外面肯定是吃不了亏的,是吧?”

邱非笑了笑:“前辈不想你为他担心。”所以他一定会照顾好自己。

苏沐橙也跟着笑,只是笑意显不到眼睛:“说来还是因为我……”

“你莫要这么想,”邱非打断她:“他从来视你如同胞妹妹,一家人的事情,哪里能分清开来。”

“……你倒是了解他。”苏沐橙深深吸了口气,眉间愁意散了几分:“对了,你点的那几个菜……?”

邱非顿了一下,歉声问:“你不爱吃?”

苏沐橙摇头,伸出玉葱食指在桌上不知描些什么:“都是叶修爱吃的,我怎会不吃。你记得可真清楚。”

邱非却关注到另一个姓名:“叶……修?”

苏沐橙飞快地瞥了他一眼,旋即又松口气:“唉……说漏嘴了,不过告诉你也无妨,他本来名字是叶修,叶秋只是个化名。”

她料想少年定会追问缘由,备好一番说辞,邱非却不甚在意地点点头,不再多问。菜上来了,热气腾腾的,二人边吃边谈,说的都是叶修年轻时的趣事。嘉世内耳目众多,苏沐橙不愿多讲话,眼下谈得高兴了,又恢复了少女的活泼笑颜。邱非听着前辈往事,心里却更惦念了几分。


那边两位谈兴正浓,这一边包子绕过两条街,到嘉世门前,按叶修嘱托般找了一位老门房,给了几个铜钱,央他去向邱非通传一声。却得知他与苏沐橙还未曾回来。包子听两人同在一块,便索性不走了,就在门前漆柱下坐着等。这一等便是半个时辰,戏院门前灯笼亮起了,小厮才赶着马车载着两位角儿哒哒归来。

邱非先下的车,包子一见有人,也不管对错,先冲上前拉住对方问:“这位兄台,你是邱非不是?”

邱非忙打手势让车内苏沐橙莫出来,沉色问道:“正是在下,阁下有何指教?”

包子大大咧咧地一手圈住邱非肩膀:“是你就好办了,来来来我们寻个没人的地方……”

邱非见他行事古怪,但又不像鸡鸣狗盗之辈,便顺着他走了几步,到那柱子后面,包子左右探望一番,才从怀中摸出两封信来,又借着灯光辩清姓名,将其中一封交予邱非:“你可收好了,这是给那苏……苏沐橙姑娘的!”

“你口中老大是谁?为何你不亲自交给苏姑娘?”邱非一看字迹就已知悉信从何来,他只想多探听几句话。

包子挤眉弄眼地笑道:“我老大他叫叶修,唱戏可厉害了!他叫我先来找你,不能由我交给苏沐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哎你还有事没有,没了我先走啦!老大还让我去驿站一趟呢!”

邱非拉住他:“你是哪里来的?”

包子指了个方向:“咱们兴欣茶馆!有时间来听老大唱戏啊!”

邱非松手,他便如脱缰野马一般跑了。

邱非将信上字迹又看了一遍,细细收入怀中,才整理神情,走回车旁,迎下苏沐橙一起往戏院里行去。两人一路无话,邱非趁着夜色,将信件夹入包袱里,等送到苏沐橙所居的小楼门外,交由苏沐橙拿回房去。


包子将另一封信托付驿站送出后,自归去跟叶修报备不提。单说这边苏沐橙从坐在车上时已心有所感,及至邱非离开,她急忙回房关门,把包袱抖开,珠钗翠带,羽衣华裳,掉了一地,也半分不怜惜。她只满心欢喜地捡起那薄薄信件,捧在手中,泪光盈盈地拆开来,倚着灯火,一字一句地念。

寥寥几行字,铁画银钩,如同叶修其人,刚柔并济,华实相辅。信上不过两件事:一是报了平安,陈果唐柔包子三人也略作介绍,让她与邱非莫要乱了分寸;二是,蓝雨班子近日要来,务必让黄少天去寻他。

蓝雨时常会走水路巡回演戏,按往常习惯若是来了杭城,必然会上嘉世门来下战帖。可要说近日……

苏沐橙轻蹙秀眉,望出窗外:眼下已临近年关了,蓝雨不好好在南粤留着过年,赶这么一趟所为何事?

难道是为了叶修?他们当家花旦与叶修确是多年好友,兼之那人素来任性,听说蓝雨班主也宠他得很,说不定是这回没拉住,索性整个班子跑来了?

苏沐橙想了一阵,没个头绪,不过既然得了叶修消息,那天大的事在她眼中,亦如眼下满地荣华,不足一提。

邱非次日跟她换了消息,知道叶修近在咫尺亦是喜出望外。无奈两人都被刘皓看管得紧,偷不出空来去兴欣那边看望叶修,只好按捺心思,静候时机。而苏沐橙心情好了,对着班子里其他人脸色也柔和几分,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叶修这边依然每日按时唱戏,闲暇便教导唐柔包子,两人资质上佳,学起来也飞快。包子还好说,只要给他一套身段或是唱腔,夸他一两句,他能自己练上一天。唐柔是个倔性子,自见过叶修用晒衣竹作枪耍过一阵后,便天天缠着叶修练武。刀马旦自是讲究武功高低,叶修也为她的勤勉高兴,如此陪练,唐柔更是功力日涨。陈果见他二人有了本事,问叶修他们能不能也上台去。

叶修为难地看她:“我们这何来行头?好,就算小唐有那一身,茶客也不能天天听穆桂英啊。宁穿破莫穿错,这道理你应该懂吧?”

陈果赩然,戏班老话她当然听过,此刻得意起来居然忘了。叶修接着道:“而且他们与我不同,没有锣鼓是万万不能唱的。”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见陈果语塞,轻笑道:“得了掌柜的,他们还差得远呢。”

陈果一甩衣袖,自己到厨房里去了。叶修摇头笑笑,袖手出了店门,天色微醺,万家华灯初上,他心道万事不过重头再来,只待他徐徐图之。站了一会,身后包子大声唤他用膳,唐柔陈果摆了碗筷,他走回店内与众人同席坐下,席间亦是笑语纷纷,其乐融融。


如此又过几日。某天陈果从外面回来,喜气洋洋地拉了唐柔到一旁,道:“蓝雨班子的红船明日就到杭城,听说这回的战帖已经递到嘉世,咱们可要好好去听一听呀!”

“哦?蓝雨到了?”叶修也在柜台里坐着,方才他打了个盹,陈果没注意到,被他这么一插话,还吓了一大跳,怒将他赶出柜台去。

“要睡你回房里睡去,这大白天的谁抽了你骨头了,坐没坐相!”

叶修一边随口应着一边往外走,打了个呵欠:“这两天说不定有贵客上门,掌柜的你可别这么一惊一乍失了礼数啊。”

陈果柳眉倒竖,杏脸桃腮气得嫣红,茶客们远远见了都不禁心神旌荡。她又拿叶修没办法,人都走远了,她还拉着唐柔气哼哼地说,去看戏的时候带你跟包子,就偏不带他了,留他在这里帮忙斟茶递水,馋死他。

唐柔边笑边拍着她手背,哄她高兴。心里却想,这段时日里跟着叶修学戏,见识过的各种技艺均在嘉世众人之上,他若真是那位从不见面的“叶秋”,对那嘉世的戏,定是避之不及,哪里还会去被人认出来自讨没趣。

至于他所说的“贵客”,唐柔心如蕙兰,前后连贯,哪还有不明之理。心中不禁对来人充满了汹汹战意——不知是否能与传言中的黄少天,讨教一番?


<待续>

————————————————————

嗯从这里开始就是欺负陶刘之路,和百家戏剧PK了。XD

帝女花走不起……这故事背景还有皇帝呢唱帝女花是要抄九族的节奏啊T^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28)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