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叶修中心|多CP】《梨园集》第五回(上)

设定在此

最近工作忙时间仓促,又兼卡文,怕拖久会坑,先上一半明日再续。见谅。

——————————————————————————————

第五回


蓝雨与它的红船,说起来那又是一桩传奇。两广一带水路发达,比陆上行走要更为方便,是以粤剧戏班为便利来往各乡演出,特制戏船二只,以天地为号,作为交通工具,及戏班人员住宿场所。戏船形制各有不同,蓝雨多年经营,兼之有江湖背景,是以船身极大,高二层,皆为朱漆,描金绘银,船头各有破水龙牙,天字艇船头可做戏台,地字艇船头常有人练武,刀来棍往,好不热闹。内设茶堂厨房,大小房间,以及晒衣棚、杂物舱、衣箱舱、梅花桩等,戏班出行必有五十余人,除六位角儿外,乐班杂役等亦居住在内。遇村镇便停,唱几日戏,备足粮食等物又启程赶路,无需上岸。

蓝雨首任班主魏琛出身草莽,江湖人见了他也得尊称一声“魏老大”,后来遭官府围剿,幸得老友相助,摇身一变建起了戏班。蓝雨上下人皆习武,卸了歌衫提起刀枪,便可上阵厮杀,正印花旦黄少天更是使得一手好剑法;至于班主喻文州,据说比起众人来,并不擅于武道,但人有运筹帷幄之计,自前任班主手上接过蓝雨之后,将本不服他的众人管得服服帖帖,领着班子在行内闯出偌大名号。

蓝雨行事素来利落,梨园大典两月之前落幕,折桂的乃是泸城轮回。大典至集宴间有五月之期,期间多有班子互相来往比试,以壮自家声威。蓝雨失了利,又收到消息说叶秋离了嘉世,喻文州善解人心,估得嘉世内部不和,此时不来,更待何时?


蓝雨天字艇二层,喻班主房内,黄少天正扯着喻文州的衣袖,一手撑着脸颊,唠唠叨叨地念个不停:

“班主班主班主你说叶秋是躲到哪里去了,他这么扔下嘉世跑了不怕姓陶的找他算账吗?不对不对,苏妹子跟他那好徒弟还留在嘉世里呢他能跑到哪里去!他肯定跑不远!而且他怎么可能会丢下他呆了七年的班子呢这里面肯定有阴谋,难道是怕了我们上门挑战还是梨园大典输了好几年输怕了?师兄你一定猜得到原因对不对对不对?”

他话多,讲得又快,即使吐字清晰节奏分明,听久了也容易头晕脑胀。不过喻文州与他手足多年,一点没受影响,眼下被他缠着说话,也只是好脾气地笑道:“我又不是他肚里蛔虫,如何能懂?不过这输怕二字,放他身上是绝不可能的……叶秋前辈向来低调神秘,寻不到他也是正常。”

黄少天松开手,在屋内绕了两圈,又问:“那我们这次去还能见到他吗?”

喻文州略一沉思:“那就要看苏姑娘愿不愿意告诉我们了。叶秋不肯受权贵邀请,陶当家心里定有不甘,人前脚刚走,后脚孙翔就来了。底下的人打探出他是空手离开的,也不知是否受了什么逼迫……”

黄少天停住脚步,皱眉看向师兄:“如此,他为何不来找我们帮忙?就算蓝雨离得远了书信不便,轮回烟雨近在咫尺,他怎么不先找个地方依着?别家不说、周泽楷江波涛那两个怎么可能对他境况不闻不理?他一个人躲起来又能做得了什么?”

喻文州摇头:“嘉世并没有放出他是如何离开的消息,若是去了轮回等地,怕是嘉世立刻反咬一口,怪他背叛东家,他又向来是个不见人的,到时众口铄金,哪里还有立足之地……”

他看黄少天面带怒意,便起身走到他身旁,轻轻拍他肩膀:“不过前辈做事滴水不漏,此刻不出面,或是心里有别的打算,少天不必担心。”

黄少天点点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喻文州见少天眉间仍有疑虑,心下隐隐有些不渝,遂出言试之:“少天是想念前辈了吗?”

黄少天一怔,差点跳起来,连连挥手道:“谁想念了谁想念了!文州你怎么这样觉得呢我就是怕他一去不回头了以后集宴大典什么的少了一个人被我们欺负怎么好玩呢?”

喻文州对他话中“我们”二字甚为满意,见对方仍是紧张不已,笑道:“我只开个玩笑,少天你在害怕什么?”

“没害怕没害怕、对了你猜嘉世会选什么戏呀?小卢他万一不会唱怎么办师兄我们这次真的要小卢上台吗?他才十四岁啊如果输了会不会很难受啊到时候要怎么安慰他呢?”

“……少天,小卢虽然年纪还小,但他勇气可不比你当年差,此次本来也是给他作为历练的,你忘了吗?”

他本想借此试出些话来,然而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将话题扯了过去,不欲顺他意思往下细谈,喻文州只好作罢,随着他谈些闲事,也能聊上许久,及至月上中天,灯花挑了不知几遍,黄少天才依依不舍地告辞,回房歇息。


次日红船入城,嘉世早早派了人在渡头候着,帖子接了,自然戏也是要在嘉世院里演的,是以喻文州带着黄少天、黄少天的小徒弟卢瀚文、净角宋晓、武生郑轩、二帮花旦徐景熙及生丑皆可的李远,共六位戏子,与旗下乐班一行人上了马车,往城内行去。

兴欣茶馆里也有许多茶客纷纷出门,在街口翘首以盼,就等着马车经过,好看一眼传闻中连宫中那位都要夸一句“翩翩君子”的喻文州,和“三尺青锋凝玉虹”的黄少天。

唐柔问陈果:“斗戏是什么时辰开始?”

“还要明天呢,明日辰时,我刚去买了戏桥,看!”陈果从怀里摸出三张写了字盖了印的纸,递了一张给唐柔看:“按规矩是嘉世选的戏,不知道他们会选哪一出?”

叶修在旁伸手从陈果手上抽了一张看:“嗯?嘉世连戏也没选好吗?”

陈果正想抢回来,听他这一说,也跟着奇怪:“哎?怎么这样,平时都写在上面的啊!”

蓝雨战帖到了好些天了,嘉世居然连自己擅长的那几出戏也挑不出来?叶修心里暗叹,怕是孙翔与其余人合不来,刘皓又不愿苏沐橙邱非多露面,想自己多出风头,所以久久定不下来。

唱戏一事,谋算在这等争名夺利上面,哪里能好?

叶修把戏桥放回陈果手中,不发一言,往后院里寻包子看他练得如何去了。唐柔与陈果面面相觑。

陈果大喊:“叶修,你明天去也不去?”

“不去!”

陈果将三张纸收好:“那你明天去厨房里代替包子干活啊!”

叶修一个踉跄,回头瞪着陈果:“掌柜的你看我像会做糕点的样子吗!”

“那就跟着咱们去!”

“别啊,”叶修还想挣扎:“这巳时我不还得在这边唱嘛!”

陈果翻了个白眼:“明天谁不去看斗戏了,还来这边听?”

叶修无奈,只得应是。幸好台下人多,自己藏在人堆里多加小心,不被杂役小厮们认出便可。


<待续>

————————————————

关于这个文的背景以及斗戏这些剧情,我还是决定无视一些逻辑。大家就当这是一个从皇帝到平民都特别爱看戏的古代国家,文化开放,不介意将前朝的故事到处唱。戏子就跟咱们现在的明星一样有地位受欢迎。

所以我还是决定上《帝女花》。

话说剧情是不是太平淡了OTZ大家麻烦给点意见吧,谢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41)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