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绝境

00.

   “没有朋友,也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整个社会都是我的敌人……”

   “距离爱只有一步之遥,真正要走的时候却被人造的千山万水阻隔。”

   “是我自己选了一条必死的道路。”

 

01.

   罗不知道要怎么解慰他面前的病人。

   而对方也不需要他的安抚,因为他们面临着一样尴尬的境地。只是罗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并不憔悴的金发男子会来到这个城市角落的心理诊所,特意对他说这一番话。

   他提出了这个疑问。

   killer的回答是:“因为我们一样。只有你和我一样。”

   罗以为那是说他们的性取向。还有被世界疏远的孤独。

   “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别人的议论也没法改变他们的眼光……”罗试图用苍白的语言来安慰killer。

   killer站起来,依然是一脸坚毅,古铜色的脸留着怵目惊心的灼伤。他笑了笑,牵动了嘴角的疤痕:“罗,你是懦夫。”

 

02.

   罗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相同之处还有,他们爱上了同一个人。

   “可他是你的亲生弟弟!”罗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对基德喊出这一句话。

   人群中又有人投来好奇与猜疑的目光。

 

   killer走了以后罗接到了基德的电话,让他下楼一起去吃午饭。罗下意识的想拒绝,但基德说,他们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见面了。

   killer那句“你是懦夫”犹在耳边。罗选择了妥协。

   他下了楼,阴冷的楼道外是刺眼的阳光,来来往往的女孩子有不少在经过基德面前的时候都一不小心红了脸。

   基德站在烈日下,阳光晒得他的肌肤发红。他倚着身后黑色跑车,看见罗走出门,他直起身子,随意的挥了挥手臂。

   更多人注意这边了。

   罗无奈的叹了口气,迟疑的往基德走去。他能感觉到那些女生不善或者嫉妒的目光。

   【错觉吗?】

   “去哪里吃?”基德为罗打开车门。

   那些或真或假的目光让罗如芒在背:“越远越好。”

 

   “你就这么害怕别人的眼光吗?”在路上的时候,基德紧盯着路面问罗。

   罗只能点头。

   基德沉默了很久,罗终于受不了而主动开口:“我不是不爱,只是难受。”

   “下车。”

   “什么?”

   “到了。你以前喜欢来的这家店。”基德说完便打开门走出去。

   罗呆了呆,也跟着下车:“你生气了吗?”

   “没有……”基德走到罗的身边:“只是比起那些闲人的眼光,我更在乎你的想法。”

   这样说着,他伸出手去想拉着罗。

   罗还是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甚至不敢去看基德淡金色的眸子在一瞬间黯淡。

   

   这顿午饭索然无味。

   每一口食物都如刺在喉。

   这间自己曾经常来的餐厅,装满了一双双亲密的情人。

   罗感到四面八方都是厌恶和鄙夷的眼神。

   【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宁愿相信表象的虚伪,也不愿面对内心的真爱?】

   他只好装作忽略,无话找话地说起killer的造访。

   基德脸上的阴霾更深一层。

   “我不知道他也和我们一样……也没想到他会来找我倾诉……”罗对付着盘子里的法式蜗牛,断断续续地说。

   “我十年前就知道了。他爱的是我。”

   罗停下了手,表情惊愕。

   然后谁也没有再说话。

 

   离开餐厅以后基德提出去散步。罗说他想回去了。

   基德说你到底在介意什么。

   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恐惧中带着愤怒。是醋意吗,还是那种对未来的惊惶。

   他胡乱应答着:“为什么基拉会爱上你?为什么他会这样?”

   他无法相信也无法想象,一对双生兄弟之间跨越了道德与伦理。但基德并未觉得有太大不妥:“他从小就跟我一起长大。”

   “可他是你的亲生弟弟啊!”

   基德看着罗的眼神有些罕见的悲伤:“你没法理解吗?就像我没法理解你为什么一定要在乎这个世界一样?”

 

03.

   因为他们是双生子,一出生便没有再离开过对方。一旦隔开,就会像灵魂被割开一半。

   这样的解释太过科幻,不真实所以罗没有办法接受。

   但是什么才是真实呢?难道只是因为相互依恋而产生的情感就比不过外面那些为了哪怕只是一件衣服就可以无耻地说爱的人吗?

   基德把车开到街道尽头的一家小酒吧。

   其实他讨厌这种地方——这种被冠予“同性酒吧”之名的地方。这会让他觉得他与世界之间已经被一条巨大的鸿沟间断,不可跨越。

   连与所谓“正常人”一起喝酒的资格也被拒绝吗?

 

   来这里的原因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是他唯一的朋友。penguin。

   killer是兄弟,罗是恋人。所以只有penguin一个朋友。这是一个能用耐心和沉默来抑制基德的暴躁的男人。

   penguin也有爱人,只是从不说起。

 

04.

   在听完了基德的抱怨以后,penguin端上一杯黑俄罗斯。方形的冰块在杯中沉浮。

   看基德一口气喝完酒,大力把杯子砸在大理石桌上以后,penguin才开口:“你有没有想过罗的日常生活?”

   “什么意思?”

   penguin摊开双手:“你看,你只是爱他。但是他的生命里不单有你,还有很多现实。

   ——这么说吧,你有没有发现,他是在什么时候开始,不肯再在人前与你亲热,甚至连拉手都不愿了?”

   基德仰起头,用了一段时间来回想:“上星期,不,是上个月……或许还要再往前。我在他诊所楼下吻了他……然后就……”

   “当时是不是有谁看见了?”

   基德用力去从脑海里挖出那天的记忆:“啊,大概吧。是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已。怎么了?”

   “怎么了?”penguin轻笑。

 

   “那个女人回去以后,估计方圆三里都有字字刺骨的谣言不断流传。”

 

   基德耸耸肩:“这有什么关系吗?谣言而已,罗会被那些没用的废话……”

   没想到penguin突然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谣言?废话!?你想想killer的脸吧!”

   蜚短流长,才是杀人的利器。

   killer永远是基德心中的逆鳞。听到penguin的话,基德才开始认真思考罗的想法。

 

05.

   谣言。绝不会止于智者。

   因为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了智者——不,应该这么说,智者们早就学会如果利用谣言为自己增加利益。

 

   基德一直认为killer很单纯,很天真。

   他一直追逐着基德的步伐,不管基德把他带向何方。

   即使前面是他最讨厌的任务,最痛恨的人,killer也能因为基德的一句“加油”而满腔热枕地去完成。

   killer从没有抱怨过什么。

   即使那一天他走在路上突然被两瓶强酸毁掉了半边身子,他也没有憎恨命运。

   那个男人,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谣言,说killer抢了他女朋友。

   killer甚至连那女人的脸都未曾见过。

 

   从病床走下来的killer留了长长的金发,基德给他准备了面具。

   想亲手给killer戴上,看着killer可怖的半张脸和依旧裹着绷带的身体,基德第一次在弟弟面前止不住眼泪。

   因为killer即使失去了一只眼睛,即使灼痛仍无法消除,他还是尽最大努力,扯动僵硬的嘴角。

   是他出生以来最难看的一次笑容。

   

   “基德,我不要戴这个。”

   “就算失去了这张脸,我还是我。”

   “你不会在乎的对吧?帮我把头发梳起来吧,今天阳光很弱,我可以晒一晒吗?”

   “基德,还好我的皮肤比你黑呢,这样就不会有太大反差了。”

   “基德,我很坚强也很勇敢,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基德,就算全世界都能爱你,我也不能爱你。但没关系,你永远是我仰慕和钦佩的哥哥。”

   killer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所有的朋友。他每一次走上街头都会被人指着背后说各种坏话,难听的话语甚至不懂压低音量。

   “基德,我不认识他们,所以没关系。”

   killer,killer,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还是这样天真,为什么全世界都排斥你而你还能这样笑?

   “因为你在我身边啊基德,我要的世界很小很小,有你就够了。”

 

06.

   基德有多久没见过killer了。自从与罗确定关系以后。

   killer喜欢野外,喜欢阳光,喜欢一望无际的天空和翠绿的草与树。于是他跟基德说:“我要走了,去远方旅行。我会遇上很多很多的人和动物。我想看看更大、更完美的世界。我相信这么大的世界里,总有一个能容纳我的地方。”

   基德喝了很多很多酒而penguin不知道为什么也一直陪着他,直到凌晨4点penguin关了门,也仍走回吧台,把一杯杯酒斟到基德面前的杯中。

   基德从这杯酒一直回想到那杯酒。

   killer的脸走马灯一样在他面前变换。他让基德不要只看着他仍完好的半边脸,他笑着说你接受我啊这才是现实里的我,他说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后悔什么的都来不及了,让我们相信现在和未来。

   “可是killer。你的未来在哪里?我们的未来都在哪里?”

   penguin轻轻拿过基德手中的杯子,听到这句话手一抖,杯子落地开花。

   在迸裂声中基德倒在吧台上。

 

07.

   基德醒来时是睡在penguin的床上。而penguin睡在自己身边。

   他坐起来,用宿醉的脑袋给罗打了个电话。

   罗没有接。

 

   基德自嘲般笑了笑。他的确是忽略了罗的感受,忽略了那些流言对罗的伤害。

   他一直这样自私。

   他给罗发了一条短信。

   罗,出来见我。

 

08.

   基德跟罗谈了很久。罗把他们活动的范围划在一个极小的圈子里。

   基德发现罗在奋力与这个世界隔离。

   不是与那个让他们备受歧视的世界,而是与这个被称为“禁忌”的世界,努力隔离。

   他知道他的爱人对这份感情开始心生退意。

   但他无法阻止。

 

   “有时候甚至能接到恶意电话,几个粗鲁不堪的家伙用恶心的语气来说什么一夜情。”

   “在楼道里遇上别的公司的人,他们都用看病毒一样的眼光盯着我。等我一走远,身后传来的谈论声像蜜蜂一样令人厌烦的响起。”

   “他们怀疑我们在一起另有目的。他们质疑我们任何一个动作是否出自真心。”

“没有法律,只凭着道德两个字,他们便让我哑口无言。”

“我累了。”

 

   基德除了在黑暗的房间里紧拥着罗,他什么也做不到。

 

09.

   基德到penguin店里去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连续一个星期都会在penguin家中过夜。

   penguin从来没说过什么。每次都等基德喝酒后把沉重的尸体一样的他背上楼。

   有时基德醒来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以为身边睡着的还是年幼的基拉,却是罗。以为身边睡着的是毫无嫌隙的罗,却是penguin。

   penguin终于在一个夜里,基德似醒非醒时说他爱的是killer而且他从没在乎过killer的脸。但是经常看着基德就会产生面对killer一样的情感。

   penguin有向killer说过他希望能和killer在一起。

   killer说不要。

   他说谢谢penguin的安慰但是他其实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

   如果他跟penguin在一起或者是跟任何人在一起,他所受到的歧视和侮辱就会让别人替他承担。

   killer说他不想恨这个世界。即使这个世界毁了他的一生。

   “如果我和基德不是兄弟的话就好了。可是我能改变什么呢?”

 

   penguin对基德说,你不要跟我说抱歉。你只要记得你欠了killer与罗就好。

 

10.

   killer忽然开始往家里寄信和照片。

   penguin知道他是想让他的哥哥不会孤独,想让他的哥哥更坚强。

   照片里都是各地的风景。光看一眼那些鲜艳而充满活力的色调就能让人心情变好。

   信里说:

   “基德,我遇上了一群爬山的人。他们和你一样爱着高大崇峻的山,他们说生命就是一个不断向上挑战的过程。

   我跟他们攀上一座雪山。他们赞叹我的毅力。

   这个世界还是有人愿意接受我的。”

   “基德,这一大片雏菊田连天盖地,充满了阳光的味道。我好想你来跟我一起在这里晒太阳。”

   基德……

 

11.

   其实那些和killer一样四处旅行的人,也是无法融入社会的大环境里的一群人而已。

   在各地擦肩而过,留下的笑脸和记忆。

   统统虚假。

 

12.

   基德与罗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

   罗换了工作,换了住所,甚至连手机也换了。

   基德看着那个陌生的号码,突然失去了记忆的力气。

   他终于给那个号码发去一条短信。

   再见。

 

13.

   基德想起他和罗相识在小城的校园里,树上的花轻飘飘落下在两人面前。

   小小的黄泥操场,篮球落地便能激起三尺烟尘。

   他们在不断呛入肺中的尘埃里,各自记下了对方的脸。

 

   基德和killer都以为,大的城市有海阔天空,自由的空气干净而天空明亮。

   基德以为来到大都市就不用再因为兄弟之间不肯分离片刻的感情而遭受歧视。

   但是他们的爱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被言语的尘埃埋葬。

 

   基德和罗的再次的相遇和相恋是个注定的错误。

   他们太低估了现实,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所以,爱在举目无天的城市里,举步维艰。

 

14.

   killer去了荷兰。

   寄回来的照片里,一对陌生的同性新人在一片红玫瑰的簇拥中,古老庄严的教堂前,相拥亲吻。

   他们的亲人带着真挚的笑脸送上祝福。

   “基德,你和罗多赚一些钱移到这里吧。这里可以接受我们这样的人,而且风景也很美。什么时候你们过来的话,……真抱歉了,我现在到处旅行,没有联系方式呢。总之,祝你们幸福。”

 

   他到过很多地方,有基德爱看的高山,有penguin爱看的海,还有罗爱看的平原。

   还有自己不需要但也习惯了的寂寞。

   基德手上的照片,基拉抱着一大束花,在晴朗的蓝天下,姣好的半张脸笑靥让阳光也黯然失色。

   半张如恶鬼一般的脸也被这温柔软化。

 

   他带着十多年前的纯真远去。

   他忘记了来路,也不知道将要去往何方。

   只能一个人孤独地,

   走下去。

 

15.

   penguin的酒吧被查封了。有人举报里面有同性恋的污秽行为。

   penguin无所谓的笑了笑,对基德说,以后不要喝酒了。

   再喝醉的话,真的没有人来照顾你了。

   他关了门,背起轻便的行囊。

   他说他要去沿着killer的路线走一遍而且要走得比他快。

   或许这样就能在哪个自由开明的国家遇上他。

 

16.

   基德每天晚上都会做很长的梦,因为他不愿意醒来。

   梦里有很久很久不见了的基拉,和虽然每个晚上都会梦见但真的再也不会见面的罗。还有已经习惯了醒过来后就会看见的penguin。

   梦醒了。就谁也不在了。

 

17.

   罗跟着汹涌的人潮走上喧闹的街头。

   烟火在头上炸裂。

   他摸出很久没再响过的手机,很快又放回衣袋。

   他在人群里找不到希望。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