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算账


     “喂,基拉,我们冲出去吧。”Penguin压了压帽檐,似乎是担心帽子在战斗中掉落。

      基拉的上衣破破烂烂,他索性脱下来仔细地擦他的镰刀。

      Penguin很想在这样昏暗的地下室里好好欣赏这具线条优美并且布满血痕的身体,最好还有一杯酒来调味。但是地面上的炮击声和呼喝声让他实在抽不出空,被海军困在这间破屋的地下室里至少有六个小时,之前的战斗中两人都与各自的船员失散,不得已在互相不信任的状态下共同进退。

      “在这里冲出去不太现实,”基拉抬头,地板已经被对方打穿,只是那群笨海军未曾想到这里会有地下室而已,在这里能清晰的听到对方长官呼喝着手下揪出两人:“现在双方兵力悬殊太大……”

      基拉说到这里,轻轻的“啧”了一声,右边锁骨上的伤口太深几可见骨。

      Penguin忍不住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布条,丢给基拉包扎。基拉却只是拿起一条,往伤口狠狠一擦,血瞬间把灰白的布条染红。伤口触目惊心。

     “喂,你疯了?”Penguin皱了皱眉:“好心没好报就算了,没想到还要跟个半残疾人做战友。”

      然而基拉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一眨眼间右手持着镰刀架在Penguin颈上。冰冷的触感让Penguin对基拉的不满更深一层:“你干什么?想死我成全你。”

      基拉收回刀,面具掩去他的所有:“你跟特拉法尔加一样只是嘴上厉害而已,我的事情你少来插嘴。”

      Penguin就是听不得有人污蔑罗,也不管现在身在险境,短刀握在手中就向基拉刺去。

      基拉对这自以为是的家伙也没有好感,毕竟自以为是的有基德一个就够了。从某一点上基拉很赞同基德的意见,比如说没有实力的人应该消失在这个世上。

      不自量力。基拉避开刀锋,一脚踹往Penguin胸口。

      目标消失,基拉猛地回头,Penguin身手竟如幽灵,不声不响地闪到基拉身后,基拉瞥见Penguin帽檐下的眼睛像野猫一样凶狠。

      短刀在基拉的锁骨上再添一条血痕,基拉的刀刃也割伤了Penguin的腰部,顺便添上一脚把他踢飞出去。

      “长官!这里有个地下室!下面似乎有声音!”突然一个声音在他们上方出现。

      “废物!现在才发现!快给我下去检查!”那个脑满肠肥的海军军官,连亲自上阵也不敢,不知谁才更废物。

      “妈的!”Penguin擦去嘴角的血,狠狠瞪着基拉:“收拾了他们再跟你算账!”

      基拉在面具下舔了舔唇:“只要你没死。”



      两个人伏在暗处,等第一批下来的炮灰。

      意外于Penguin与卖相不符的身手,基拉多少会注意观察,当然是为算账的时候做准备。尽可能致对方于死地,想必Penguin也是如此想法。能削弱对方海贼团的实力可是他们乐此不疲的事情。

      基拉在昏暗中看见三四个海军跳下来:“要怎么样才能在杀掉这几个人后到地面而不会一冒头就被围攻?”

      Penguin没有说话,静静的站起来,依然是用诡异的身法闪到那几个炮灰的身后,一个个以手刀打晕在地。基拉看见他把海军的帽子和上衣脱下来。扔了一套给他:“穿上,下半身就不用了,你头发这么明显立刻就能被认出来了。哼。”

      话里全是对基拉的不满——对杀手留那么长的头发的不满,对拖后腿的不满。

      基拉很好的继承了基德不服输的传统:“你大可以整套穿好,然后把我押上去。”说着他指指身上的伤:“想必也足够有说服力。在他们失去戒心的时候我们再一起杀出去。”

      Penguin想了一下:“这倒不错。”

      Penguin用最快速度换好衣服,做好战斗后的伪装,把基拉的镰刀藏到背后。基拉发现他的脸上居然有些不好意思,黑色的短发和无甚特别的脸,比外表更为健壮的身材,基拉转开脸不想再看下去。然后两人把晕倒的海军一一杀掉,再制造出打斗的声音。基拉的伤口因为过大的动作而流出更多的血,Penguin还是叹了口气,尤斯塔斯教出了什么样的疯子。

      “如果我被提前发现了,你一定会死。”Penguin说。

      基拉耸耸肩:“难道你能幸免?”

    



      Penguin假扮的海军押着、不,应该是扛着貌似重伤的基拉回到地面的时候,并没有引起怀疑。

      “报告长官,我们在下面发现了这家伙,当时他已经神志不清了,但是还是拼死反抗,其他的兄弟都……”Penguin低着头装作说不下去,声音里充满悲恸。

      基拉在Penguin肩上微微抖动,Penguin想象基拉是在偷笑。

      说起来基拉异常的轻,尤斯塔斯是怎么把他养到营养不良的?Penguin的手忍不住在暗地里掐了基拉一把。

      换来耳边“哼”的一声。



      把基拉放到囚笼里的时候Penguin猛然转身发难,同时基拉一跃而起,从Penguin的背后抽出藏在的镰刀挥舞直前。金色的长发飘散在空中,Penguin的海军帽掉落在地,微微地被金色刺伤了眼睛。

    

      闪避,刺杀,闪避,冲锋,背靠背被逼到绝路的两个人身手再如何利落也躲不过密集的子弹。基拉伤口一道叠一道,Penguin的手已经有些颤抖。

      “喂,基拉,下辈子再算账吧。”

      基拉点点头,面具上的血凝结成块状看起来很是狰狞:“就算要死,老子也要拉几个垫背。”

      Penguin下巴往军官的方向点了一下:“不如就把最大的拉到地狱如何?”

      那么,地狱里见。

 

                                                                 【END】

 
标签: 海贼同人 PK BE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