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诺言

 “……我下辈子,还是要在你身边,象这辈子一样。如果你变鱼,我也跟着变鱼,你变树我也跟着变树。就算茫茫世间我再也遇不上你,我也只要知道我和你是一样的,总有一天遇上了就有可能在一起。我只要这么相信着就好。
    就算我们都变成了石头,我也会想,等到风把我变成沙,我就会满世界的跑,然后遇上你。哪怕只是你的一颗沙。”

 

【记忆是指尖流沙,唯独洗不走爱情】

   他在暮色之中沉沉睡去,花园很安静很安静,人造的小溪偶尔会因为鱼儿们的欢闹而溅起水声,没关系,他听不见。

   醒来,万家灯火层层叠叠像是朝圣的烛光,他走到楼上透过落地玻璃往下望,往远方望,通明的城镇张灯结彩,他也就搔搔了头,一根白发掉下。

   门庭冷落,他没有空闲为此感到悲哀,他的身后是一大片黑暗,随时能把他佝偻的身子吞噬。

   这夜是中秋。

 

   电话响起,他慢慢挪着步子向黑暗里的声音走去。以前从没觉得这房子原来太大。他即使路过开关也不想去开灯,怕看见龛台上那张黑白照片里自己最熟悉不过的脸。

   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一阵喧吵杂声。路飞和基德争抢着话筒大声喊自己的名字,光听着那样的声音就会觉得忽然又回到了年轻。

   他没有回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听着话筒里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里回响。这时一个重物击在人体上的钝响传出,接着一个妇人拿过了话筒。

   她说:“马尔科,我们时间都也不多了。在你去见他之前,尽量来聚一聚吧。”

   她说得对。我们这群人都已是一地黄土遮身,只等着哪天头一点便踏上轮回。他的确不需要如此心痛。

   他现在是该去跟还活着的朋友一起,借对方的记忆来回想过去。

 

【记忆那么遥远。我双手盛满回忆里当年的希冀。】

   马尔科知道,自从艾斯离去以后他就未再走出家中一步。这些知己好友也久不联系,现在他们是担心自己了。

   艾斯离去,其实除了自己,最伤心的还是路飞吧,先是索隆长眠,而后罗又逝世,在艾斯离去之前,连娜美也逃不过天命。

   到了路飞家中,率先入眼的是极少见面的Penguin,他拍着马尔科的肩膀说:“他们只是先走一步为我们开路而已,别浪费他们留给我们的最后一点时间。”

   马尔科记得,最先走的就是Penguin的基拉。当时他们都没有准备好,以为死神不会这么快光临,但岁月真的不会等人。

   路飞没心没肺般张开已经没多少颗牙的嘴巴大笑:“对!让我们连他们的份一起狂欢!”

   香吉士还是一手好厨艺,娜美走后他与罗宾就直接搬来与路飞同住。马尔科此时看向罗宾,这位依旧神秘高贵的女性即使已是老妇之躯,气质仍不减当年,电话里说的话也仍旧是直指人心。

   另一位高傲美艳的女子,也免不了被岁月侵蚀,此刻还是安静而亲密地陪在路飞身边劝他先别对桌上美食下手,眼中的甜蜜一如年少。她爱路飞爱得深,从不恨也不要求什么,路飞与索隆的婚礼上她也送上了真挚的祝福,而当索隆不得不离开路飞,哭得最伤心的反而是她。

   她知道路飞有多疼,而这痛太难以言喻路飞连泪水也流不出来,她情愿自己能为路飞承受一切。

 

   酒过三巡,基德和邦妮又发起了酒疯。

   只听邦妮拍着桌子向基德大吼:“尤斯塔斯你个死人脸!当初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不给我去追艾斯啊!老娘可是暗恋了他十多年!”

   基德不耐烦地从路飞手上抢过一根鸡腿扔到邦妮脸上:“老子就是看你不爽!你看看你这吃相,少去祸害别人了!”

   邦妮一口咬住鸡腿,没想到路飞十分不甘心的伸手来抢。于是两个人几乎是趴到饭桌上厮打起来。

   马尔科发现他现在听到艾斯的名字也没那么心痛了,反而是像艾斯还活着,还坐在他身边一样。他下意识的微笑然后夹起艾斯爱吃的菜递到身旁,转过脸去,身边只有一张空椅子和一双筷子一只干干净净的碗。

   他惊醒,然后才发现这张圆桌还是像很久以前那样摆设,基德身边是罗的位置,路飞左边是索隆右边是汉库克,罗宾和香吉士的中间是娜美,还有两张并排的椅子属于德雷克和霍金斯……

   每张空椅子面前都有碗和筷子,就像那些朋友不是离世,只是来晚了或者缺席了而已……

   

   视线慢慢在泪水和酒气中模糊。

   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刚毕业那年的中秋,大家聚在路飞家里,在学校的时候Penguin就开始追求基拉,不时还得被基德和罗这对无良情侣欺负,终于在那次聚会上Penguin爆发了,用从没有过的气势对基拉进行了将近十分钟的强势告白,其中不乏“衣服我洗地我拖,饿了喂饭困了不用你上班”这种丧权条款。

   迫使基拉坦然接受的是基德一句“基拉你再不坦白,老子就把你裸照打包发给在座所有人但就是不给那只死企鹅”这种破坏在座所有夫妻感情的恶毒发言。

   最终基拉“勉为其难”的大吼一声:“靠!死红毛凭什么不给Penguin啊当初是你说拍给他我才……呃……”

   Penguin激动的扑过去以后,大家就看着罗死命掐基德的脖子:“尤斯塔斯当家的好手段啊连自家兄弟都不放过是吧?说什么要给Penguin其实是你自己收藏了是吧?”

   基德自作孽不可活的拼命解释,霍金斯在一边落井下石:“罗,你该问问他藏了多少照片,还有藏了多久。”

   以占卜师的身份说这样的话,导致罗的妒火快把在场人员烧死。但其实霍金斯知道而且他的意思也只是“基德其实只拍了一张而且还是前天晚上才拍的”这样而已。

   闹剧在香吉士做好饭菜、娜美和罗宾开始上菜后被迫终结。艾斯路飞和邦妮这三个人简直是对所有厨师的一次地狱式考验,并且三个人同在一张桌上就已经不仅是厨师的噩梦,更是所有同桌吃饭的人的悲剧。

   更何况还有嗜酒如命爱好发酒疯的基德基拉跟索隆……

   一场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蝗虫过境这些词都难以形容的晚饭结束后,所有人都得打心底佩服香吉士的神经、耐力还有速度。当然,也得感叹路飞他家真不是一般的耐折腾,三个人趴桌上抢食另外还有几个家伙往死里拍打桌子,楼不塌就算了居然连桌子都屹立不倒真是个奇迹。

   在众人终于酒足饭饱瘫坐在椅子上后,德雷克和霍金斯这两个伤风败俗的家伙还在那里互相喂酒。

   话题不知道怎么扯着扯着就谈到了各自的承诺。

 

   香吉士率先发言:“我嘛……只要守在这两位lady的身边保护她们到地老天荒就可以了。”他给在座四位女性端上甜品:“能为罗宾酱和娜美桑做一辈子饭我心甘情愿啊~~~~”

   (他做到了。)

   索隆和路飞的承诺出奇的一致:“陪他吃一辈子饭/喝一辈子酒!”

   (他们也做到了。)

   罗宾、娜美相视一笑,与汉库克同时开口:“这样就好。”

   (对,她们也都做到了,比谁都做的好。)

   德雷克和霍金斯的话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不能同生,只能共死。”

   (令人惊讶的是,几十年后他们居然真的做到了。)

   Penguin和基德各自代替了爱人把话说出口:“爱他一辈子/做他一辈子!”

   (好吧,他们也做到了但是基德你的话现在想起来让我很难相信罗真的不是X尽人亡……)

   邦妮盯着马尔科咬牙切齿:“我一定要把艾斯抢到手!”

   (不不不这个是不可能的,看来邦妮你一定活得最久。)

   还有谁呢?

   ……

   马尔科渐渐从酒中醒来,脑海里还回响着路飞大声问他哥哥有没有许下承诺。

   艾斯是怎么回答的?

   “至死不渝啊笨蛋弟弟,光这一生怎么足够。”是这样么。

   “对……”

   马尔科听见自己的回答,看似漫不经心但真的无比坚定。

   他抬起昏沉的头颅,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缅怀的痕迹,满是皱纹的脸与年轻的笑容渐渐重合。

   他们都做到了,艾斯。我们可不能输啊对吧。

   “对啊。”恍惚中耳边又响起那个萦绕在心无数年的声音,即使苍老也无法掩饰的浓浓爱恋一如既往地喊自己的名字:“马尔科……”

 

   他看向身边本该是空的椅子,却看见年轻的艾斯光着膀子戴着牛仔帽和佛珠,脸上的雀斑因为酒醉而发红,他搂上自己的脖子。

   马尔科向四周望去,年轻的罗年轻的娜美年轻的索隆和基拉都坐在他们的位置上或醉或醒,德雷克与霍金斯似笑非笑地看着众人。

   其实他们真的是醉了。

   所以幸福从未离开身边。

 

   马尔科回到家就沉沉入睡,这夜是艾斯离去后睡着最安稳的一个夜。

   日子还是在沉闷里飞逝。

   大家聚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路飞家的圆桌旁,空椅子也在慢慢增多。

   一年又一年。

   汉库克握着路飞的手说对不起不能陪下去了请多保重。

   罗宾郑重地对悲伤的香吉士说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了。

   Penguin一脸幸福和嚣张的对基德说看吧看吧我要去陪基拉了哈。

   基德说老子死了以后记得在墓碑上给我刻“攻德无量”然后给罗的刻上“万受无疆”。

   马尔科终于抢在路飞和邦妮前面先走一步。

   路飞说:“下辈子请一定要陪着我的哥哥。”

   “好。”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5)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