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晨光

洗碗池畔。龙头没关,水哗啦啦地流入银色的水槽里,刚才没冲洗干净的泡沫还残留在不锈钢上,折射出一点点虹色光彩。


罗伏在冰冷的、潮湿的黑色石质料理台上面,下身紧紧抵着柜门,膝盖被撞得有点痛,他“啧”了一声,套头T恤下摆被闯进来推倒他的男人拉起,一只苍白的大手湿漉漉地摸到了他腰间的肉,痒得要命,喉咙里都是干的,他抬着头,一只手还握着那块该死的抹布,另一只手撑在洗碗池畔。


现在,他想先把水龙头给关掉。见鬼的基德,他可没有一大早洗头的习惯。


然而身后那个恶劣的红发混蛋,从来不懂看时机和体谅别人心情的沙猪,此刻饶有兴致地欣赏着罗褐色背部那道陈年的伤痕,涂着黑色甲油的指甲不紧不缓地搔着那个地方,“受过伤的皮肤总是特别嫩,对不?”红毛杂种伏下身来,贴在他耳边轻声说,“罗,你身上还有没有更嫩的?”


基德硬挺的下身隔着牛仔裤和睡裤,蹭着罗的臀瓣内侧。随着基德缓慢、挑逗式的前后耸动,罗的身体被压得更贴近龙头下的水流,膝盖也被多撞了好几下,把柜门撞得“砰砰”闷响。


操他娘的,还好水槽的流水孔没有堵上。


罗的怒气一点点升高。而19楼的落地玻璃窗外,早晨美妙的阳光照射进干净整洁的厨房区,浅浅的金色染满了整个空间,他深深吸了一口早餐未曾消散的香气,终于忍不住一个后踹把趴在他背上的尤斯塔斯踢飞出去。


“晨勃就自己滚到卫生间解决,”他把抹布精准地甩中尤斯塔斯那鼓起来的下体,一只手抽出菜刀,另一只手关上他惦念许久的水龙头:“想阉了它吗,尤斯塔斯当家的?”


拍了拍被踹到的地方,红发男人从地上站起来,高大的身躯晃了晃,抹布“啪”地掉在地面,看得特拉法尔加的眉头又是一皱。


“从我的厨房里滚出去,餐厅也不会有你的位置,”明晃晃的刀尖对准了尤斯塔斯的心脏:“回你自己家里去。”


赤裸着上身的男人,似醒非醒地半闭着眼,眼白充满血丝,暗红的嘴唇满不在乎地扯了扯,敷衍地应着“是、是”,一边自顾自地从冰箱里翻出一个苹果和一块奶酪。他朝着特拉法尔加挥了挥双手拿着的食物:“客厅总行了吧,得了别这么娘们样,老子前几天接了份大生意,到今天也没吃上正常的饭。”


罗脚尖一挑,把地上的抹布挑回手里,把刀和抹布都扔进水槽里洗了洗,跟着基德走到客厅里。盯着对方把自己陷进舒适的沙发里,他问:“连干几天?你看起来像个被关了好几年地下室的神经病。”


基德没搭理他,狠狠咬了几大口苹果,才接着说:“憋着这好几天,鸟都憋出蛋来了。”


“那就割掉,”他醒悟过来刚才这个大概好几天没洗澡的男人居然趴在自己身上:“别指望我会给你洗衣服做饭,我还有个实验……”


尤斯塔斯几口把苹果和奶酪都吞到肚子里,双眼一闭,一只手在半空赶苍蝇般挥着:“老子用不着你伺候,早上我洗了澡才出门的,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客厅借我睡会儿。”


他心里微微吃了一惊,这男人是累得不行才这么容易妥协,换做平日都会架着他到卧室里滚上几圈再睡。他仔细打量了对方的脸,发现比平时的苍白还多出几分惨青,地下黑客的工作常常熬夜,尤斯塔斯这该是几天没合眼了,这才半分钟,男人就打起了呼噜。


他扛着男人把对方往卧室里脱:“既然洗干净了就睡到床上去,醒了就自己做饭……”


被弄醒的男人咧嘴一笑:“做饭?老子有钱了,带你吃好的。”


罗又露出了他特有的笑容——不拿正眼看你,就那么牵着嘴角拉出一点小小的笑容,说不出的轻视含在这一个表情里面,看着就令人来气。他开门,把挂在他身上的尤斯塔斯往床铺的方向一甩一推,转身就想走。


歪歪扭扭让自己倒在床上的尤斯塔斯骨骼分明的大手拽住罗的手腕往自己怀里一带,劲道很大,他侧着身子倒下去,男人趁机用毯子一把盖住他,两只有力的手臂把他钳住了。


“怎么,看不起你男人?”基德隔着一层被子对罗说,声音沉沉的。


“别用这种恶心的语气,你这没人要的野狗!”罗对着基德肚子的位置威胁性地揍了一拳:“放手,你还睡不睡了!”


“那你不就成了狗日的……”基德大笑几声,手掌拍了拍罗的背,然后把他勒得更紧:“我睡不着了,陪我说说话。”


“你骗鬼呢当家的!”罗的声音从被子下传来,脸贴着对方胸膛上面呼吸困难,他扭动挣扎着:“放手!”


“考虑考虑我的腰,坐了好几天酸得不行,现在可满足不了你。”


罗充满恶意地又在对方怀里扭了几下,蹭着快要挺起来的部位,以经验估算着对方极限,见好就收:“当家的这是有心无力吗?”


“你饥渴吗,罗?”男人的胸大肌猛地鼓起、收缩,两次。接着有只手威胁性地探到罗的尾椎骨处,不轻不重地戳了几下。


“快让我出去!你是白痴吗!”罗感到箍着自己的手臂松开了一只,接着毯子被撩开,他深深吸了一口空气,才一口咬到尤斯塔斯的锁骨上:“你有脑子没有?想让我窒息在床上吗?”


那条壮实却白皙的手臂又把罗圈了起来,这次是腰,两个男人的下腹挤压在一块,罗猛然抽了口气:“当家的你会精尽人亡!”


尤斯塔斯立刻松了手:“那就别挑事。”他还是闭着眼,眼下一圈青,疲惫的样子是罗认识他以来从没有过的:“我累得很,要做的话你得自己动。”


罗给他竖了个中指。他向来不怎么打探对方的工作或私事,但也知道基德不会为了普通工作而废寝忘食甚至到了折磨自己的地步:“你到底接的是谁的生意?”


“聪明。”尤斯塔斯意味不明地夸了一句:“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罗从床上弹起来一寸又被尤斯塔斯按了回去。


“慌什么,他早知道你在这里了,既然他还没找上门你就是安全的。”


“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是我先发现了他的人在跟踪我,索性就把事情挑明了。没想到他听说我是个黑客之后还好好招待了我一番,说什么需要我的力量。”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基德答得轻松。但实情如何,他绝不会说。


事实上是多弗朗明哥的人闯入了他的家,拿枪指着他的头,多弗朗明哥才领着他的手下破门而入。幸好当时基德正在入侵A国海关的网站,多弗朗明哥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和他谈起了生意。


基德把手指插入罗的黑发间:“他要全力查一个人的资料,好大的手笔,老子这次可是把一堆政府部门的绝密资料库都走了个遍。”


罗听了基德的话也冷静了,但脸色还是冷峻得很,看得出即使时隔多年,他对多弗朗明哥的忌惮也没有丝毫减少。而对于基德说的那个任务目标,他略一思索便知道了答案:“SIR……”


尤斯塔斯点点头:“看来那变态还真是什么都不瞒你。”


“别废话,谁稀罕那玩意了,”罗的表情放松了一点:“他终于想起来要去找SIR了?”


“SIR是代号,那个人叫克罗克达尔,以前巴洛克工作社的社长,被你老大抄了地盘之后就跑国外去了……”


“说点有用的行吗,你查了几天就查出这些?”罗轻轻哼了一声。


这事儿在组织里都不是什么秘密了,那只品味奇特的老大虽然行事怪异,但对手下人的表面功夫还是做得挺足的,感情上的隐私被拿出来当成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他也能置若罔闻。罗自小跟在那人身边长大,见过好几次那位传说中的“SIR·克罗克达尔”跟自家老大进行破坏力堪比炮弹的爱情交流。


风花雪月的事情,罗那时候不懂,倒是很记得那一年,穿着粉色羽毛大衣的多弗朗明哥站在已成废墟的巴洛克工作社门前,三十好几的男人绷不住脸,笑得像个疯子,苍蝇太阳镜下面的眼睛拼了命地眨。矮小的罗站得离他很近,一抬头就发现老大阴影里的眼中似乎有什么想逃脱眼眶的控制。


这样的感情纠葛在当时的罗看来简直就是个笑话,两个加起来都七十多的老男人像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男人之间的争强好胜,吵架打架,然后为了失去的友情而后悔不已。


最幼稚的是他们家老大竟然连道歉也不肯说,还言之凿凿地说那只沙鳄鱼会回来找他。


这种过度的自信造成了多福朗明哥的失败。不久,他们就收到了克罗克达尔失踪的消息。而罗正是在那个时候,冒出了要脱离多弗朗明哥掌控的念头。这个念头随着罗的成长而一天比一天坚定。


“你从他手下逃出来,也快有三年了?”尤斯塔斯打断了罗的回忆:“他以后不管你了,你打算干点什么?”


罗不明所以地瞪着他:“你什么意思?”


三年前若不是受了眼前这红发男人的一番豪言壮语蛊惑,罗也不会轻举妄动,一夜之间反出组织,到了这个小城市做个地下医生,还得日夜防着被多弗朗明哥骚扰。但他逃离组织也不过是为了自由,又没有消灭那只火烈鸟的想法,他还打算干点什么?难道还去跟多弗朗明哥合作走私军火?


“他不追究你当年带着实验成果逃跑的责任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他还可以提供实验经费给你继续研究,当然成果要归他,这该死的狐狸可不会愿意亏钱,”基德终于认真地看着罗,一字一句地给他解释,连充满血丝的眼中,那双金色瞳孔现在也焕起了光彩:“我想你也不会相信他的话,所以我就替你拒绝了。不过我从他那里敲了一大笔钱,我们可以去买个岛,盖别墅,天天吃海鲜……”


罗想起基德进来时说的那句“老子有钱了”,他忍不住嘲笑眼前这个给他们规划蓝图的男人:“毫无品味的暴发户!”


被打断发言的基德不满地盯着他:“怎么,你有意见?”


“当然,别想命令我,当家的,”罗索性按倒基德,坐到他胯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别以为我这就感激你了!”


这样说着,他自己也忍不住让笑意蔓延到眼角眉梢,素来阴冷的银灰瞳中带了点情色的柔和。基德一把抓住他的腰,用力上下动了几下,还是因为太累而喘息了。


然后他们就这样相视大笑。


长久的负担现在终于可以稍微拿下来一些了。罗从基德身上翻下来,放松自己贴在柔软的床铺上,看窗外灿烂的阳光,蔚蓝的天空有自由的鸟儿在飞翔,飞机拉出的航迹云看似无尽。


等他安静下来,他才发现基德已经陷入了沉睡,一只手还握着他的手腕。基德脸上的疲累也随着他的安眠而慢慢消退,就像他们过去的苦难被时间沉淀。静谧的室内只有基德绵长的呼吸声,和他自己越来越激动的心跳声。


“去旅行吧。等到累了就找个地方盖别墅。”他看着基德的睡脸轻声地说:“等你醒过来,我们就出发。”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3)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