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幽

此人无节操,海贼、全职任何CP通吃,请CP洁癖党提前绕路,万谢。

【1.15日练习】 蛋糕

关键词:蛋糕

CP:弗加洛X拉默  

属性:BL

标题:《美丽新世界》


备注:这是一个未来世界的文,人形机器人雇主和人类保姆的日常小故事。很温馨啦。CP感……其实不重。


正文:


特伦斯城是机器人帝国绿化率最高的城市,密封的有机玻璃罩由最精密的天气系统操控,让城市全年温度宜人,但会根据月份产生季节相应的景色变化。现在正是七月中旬,公路旁的植物带就变成了一个个荷花池,整个城市都弥漫着荷花的清香。可惜机器人多半是没法发自内心欣赏这些风景的,他们这么做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青年拉默是在特伦斯城为机器人公民服务的人类之一,像他这样的人类,特伦斯城还有无数个,机器人给予他们的是“二等居民”的地位——也就是没地位。机器人掌控了全世界大部分资源和土地,战败的人类只能到北极去成立苟喘残延的公国。没有足够的食物和保暖衣物使得许多人类都不得不寻求机器人的救助,最后机器人们成立了一个机构,从北极公国中选出能胜任家务事的人类,通过各种培训与考核,合格的就被分配到各个机器人家庭里为机器人做家务,机器人雇主则负责他们的生活。

 

要说,像这些与奴仆几乎没区别的人类们,生活是很没意思的。特伦斯城不允许人类拥有自己的财产,更不可能有人类的商店。所有人类用品:食物、衣服、沐浴品等,都必须由他们的雇主去替他们领取。更不会有人类能学习到机器人先进的科技,连出门时间都必须经过雇主的同意。他们每天的工作量不大,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

 

拉默可能是整个城里最幸运的人类了,他所服务的弗加洛先生是独自居住于城郊一栋别墅里的军品机器人。培训时拉默得到的资料上写,弗加洛先生是十分优秀的军品,可以说是那一年里全国所有流水线的精华。军品机器人要出现一个优秀品比民品出现的几率要小得多,所以弗加洛先生在特伦斯城乃至全国的地位都非常高贵——主要体现在弗加洛先生可以申请到一些比较难得的物资上。

 

弗加洛先生的工作室维护城外治安,但具体内容他从没向拉默说起过。这没关系,拉默对那些东西也不感兴趣,他觉得这份工作已经十分满足自己的期待了。

 

弗加洛先生允许他在房子里随意走动,允许他在前院种花,后院养动物,给了他许多别的人类得不到的权利,甚至允许他偶尔到书房里那台资料库去找点东西来看。

 

机器人的城市干净漂亮,却由于过分精细而给人不真实的感觉。刚到这里来时,拉默怕得不得了,因为负责分配工作的机器人告诉他如果人类违反了城市的规定,就会被送进刑场洗脑,改造成花花草草。这使得拉默看特伦斯就像看一座大型坟场。

 

最后还是有一次拉默不小心打翻了弗加洛先生的高浓度能量液,弄得地毯全脏了,他几乎哭出来地求弗加洛先生不要把他拿去改造成植物时,弗加洛先生才难得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对他说,这并非犯罪,而且根本没有开发过这种没有意义的技术。

 

想起来还真是丢脸啊,就算四周没人,拉默还是忍不住捂住了微微发烫的脸。弗加洛先生是个很好的机器人,虽然是个不苟言笑的冰山性子,但意外地能接受拉默的请求。刚认识的时候拉默可闹过不少笑话,弗加洛先生一次都没骂过他。

 

拉默看了看时间,是该上街买菜的时候了。人类的食品是每周由弗加洛先生拿回来放在冷藏室里的,他现在要买的是给弗加洛先生“食用”的能量品。主要是一种淡紫色的半凝固流质体,据说里面含有机器人需要的微量元素,这种流质能够与别的东西混合起来,做成各种味道、各种形状的小点心,人形机器人都以这种点心为主食。流质体经过一定的提炼过程,还能变成类似于“酒”的饮料。人类服务的意义之一就在于此——他们总是有办法造出好看又美味的食物来,跟机器量产的完全不一样。

 

不管是流质体还是混合用的“调料”,都是新鲜的最好。这两年来,拉默已经摸清了弗加洛先生的口味。不过昨晚上弗加洛先生就出任务去了,走前告诉拉默今晚会回来得晚些,所以拉默可以比往常逛得久一点。他心里有个很伟大的打算,要准备的材料就更多,他逛完了原料街,又往装饰品街走去。

 

在特伦斯城里散心是一件很让人舒服的事情,四周走动的民品机器人,外形与人类无甚区别,不过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机器人们行动间的不自然——他们每一步踏出的速度、距离都一样,精确得可怕。拉默来时就已经发现了,机器人模仿人类生活的程度非常高,在城内,极目所见都是人类城市的样子,有酒吧、餐厅、剧院等生活设施,远一些还有大型游乐场。街上也常常看见开着悬浮车代步的机器人。他甚至见过在街头卖艺的民品机器人,还跟人类一样在面前摆了顶帽子。

 

他曾经鼓起勇气问弗加洛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做,对方只是若有所悟地告诉他:“人类的生活很有意思。”虽然有点答非所问,但后面的话,拉默也不敢再问了。

 

买完了想要的材料,拉默慢慢往回踱。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特伦斯上空的玻璃罩模拟出了太阳落山的景象,余晖透过淡青色天空,给较高的建筑物铺上稍哑的金色。道路两旁的荷花池里,一朵朵硕大且娇嫩的荷花从连绵的绿叶里探出来,在令人神怡的微风中轻轻摇曳,香气似乎更浓了。

 

荷花在人类中代表了吉祥与和平。拉默回忆着资料库里查到的内容,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回家的脚步。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万一弗加洛先生提前回家那可就麻烦了。

 

说起来,弗加洛先生会不会怪他自作主张呢?这可说不准,不过弗加洛先生从不责怪他,所以这一回就算先生不高兴了,应该也不会表现出来吧?如果开心的话,弗加洛先生会笑吗?拉默见过许多机器人露出笑容,但他的雇主从来没有笑过。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弗加洛先生的神情让拉默觉得自己是不受欢迎的。面前那个高大俊朗的金发青年男人只是冷冷地盯着他,听完了分配人对拉默的介绍后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接过拉默的行李往自己的车走去,拉默忐忑不安地跟上,上车后更是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到了住所,弗加洛先生也是随意指了一个房间让拉默过去,然后简单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拉默还是靠自己把整栋房子前前后后逛了一遍才找到厨房在哪。在此过程里他不止一次地感慨弗加洛先生是个多无趣的机器人,偌大的别墅空空荡荡冷冷清清,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而且整齐得过分。跟弗加洛先生给人的感觉一样,毫无生气。

 

说不定在特伦斯里,弗加洛先生是最像机器人的机器人了,比路旁售货的非人形机器人还要严谨的态度,让拉默在开始那几个月里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后来是怎么习惯了的呢。拉默自己也说不准。

 

他打开家门,前院里已经一点也不单调了,他种了很多花,花种是弗加洛先生拿回来给他的。他本来只是跟弗加洛先生说希望能让自己种几盆花,点缀一下房间,结果拿回来的种子足够他把前后院都种满。种子不能浪费,于是拉默仔仔细细地把每一个角落(尤其是客厅里能看到的)都种上了花和树。幸运的是,弗加洛先生见他那几天总是把自己累得厉害,索性给他开放了一部分房子的功能,这下连浇水都不用拉默费劲了,只需要等花开之后偶尔修剪就行。

 

养在后院的两只猫听到他进门的声音也跑进来。拉默吓了一跳,连忙把它们抱回外面去,关上了门。他总觉得弗加洛先生不喜欢动物,因为他曾经表达过让后者抱一抱它们的愿望,可惜对方很果断地拒绝了。这使拉默心里很愧疚,他请求养猫的时候没有事先考虑过雇主的爱好,而弗加洛先生即使不喜欢,却还是去申请了两只猫给他养,内疚感在拉默心里挥之不去,能做的只有尽量不让它们出现在弗加洛先生面前了。

 

好了,让人难过的事情就别想了。拉默挽起袖子对自己说,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鼓起精神来。

 

往餐厅里挂彩带,摆蜡烛,铺着素色格子纹桌布的餐桌上放着今天摘下来的鲜花,擦得晶莹透亮的窗户前垂下轻盈的纱帘。拉默尽量按搜到的图片资料上的装饰把这里弄出“让人愉快的气氛”,然后就去做饭了。

 

 

 

弗加洛擦了擦臂刀上的血迹,跟别的军品同僚汇合,一起撤回城里。

 

夜幕已经垂下,城里城外是完全不同的景象:外面是一片血腥荒凉的地狱,里面是歌舞升平的天堂。人类在旧纪年留下诸多隐患,变异的动植物、异化失败的人类、旧时代机器研究产生的巨兽等,现在都在城外游荡。弗加洛先生的大部分工作就是剿灭这些东西。

 

城里的夜幕已经是繁星满天,与地上的街灯相映交辉。纵使没有灵魂的机器人,也能感受到人类所言的“温暖”与“触动”。模仿人类的生活有很多个原因,他记得拉默曾经问过这样做的意义所在,他在思考答案的瞬间,无数条信息掠过他的记忆库。

 

“人类很有趣。”这就是他的结论。有趣这个词也是人类所创造的,然后,是拉默使他了解其含义的。

 

机器人的生命很长,只要不遭到毁灭性破坏,更换了零件甚至重塑一个身体也一样继续生存。军品的存在比民品重要,像弗加洛这样的优秀品是有权获得最好零件的优先使用权的。而长久的战斗令弗加洛变得比初下流水线时要冷漠得多,几乎完全忽略身边环境,这种变化他自己当然是体会不到的,理论上这种变化不合理,但它就是发生了。

 

就在他对自身继续存在的意义开始产生怀疑时,拉默被带到了他面前。年轻的人类与他的死气沉沉不同,是充满活力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种表情都证实了这点。观察拉默很快变成了弗加洛先生的日常,与他资料库里记录的“人类”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他开始渐渐明白“每一个人类都是不同的个体”这句话。

 

弗加洛先生的中枢里没有“恐惧”,以至于拉默第一次在他面前颤抖着道歉的时候,他有点不知所措,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类要露出那种神情。还有拉默说的话——求他别把他送去改造——这太奇怪了,毫无逻辑可言。不就是一张地毯和一杯饮料,这种东西流水线上一天可以生产几亿条,难道会比一个活生生的人更贵重吗?而且为什么要把人类改造成植物?还是人类潜意识里会幻想自己变成植物?

 

总之最后他只能告诉拉默这是没可能的事情。拉默看起来像是全身神经线路烧断的人得到了医护队的救助,并且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然后是连连感谢,好像他给了什么恩惠——人类真的,非常神奇。弗加洛先生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他人重视的“快乐”。

 

在战斗时弗加洛受了点伤,左肩有几个零件也到了该更换的时候,所以他没有立刻回家,而是转道去了医院。途中经过人类物资领取中心,他快速扫描了一下家中储物柜的情况,发现没有什么缺少的,正想继续前行,又想起家里那两只小猫,于是还是走进去,让柜员机去拿猫粮。

 

猫粮需要一点时间来制造。弗加洛索性打开资料库看拉默逗猫的照片。城外的异兽也有猫型,但比它们难看太多。两只小猫似乎很喜欢缠着拉默,又或者猫的天性就是缠着人类,因为人类身体比较暖。拉默在养了猫之后,比以前要笑得更多,看得出他是真心喜欢它们。每天下午拉默都会到后院里一段时间,拿长长的草在猫的面前挥动,让小猫不断跳来跳去,捕捉草叶。刚开始弗加洛以为这是在培训小猫的捕猎能力,但最后发现这不过是一种人与猫之间的小游戏。

 

他没有任务时,就会坐在客厅中,通过两边的落地窗去观察拉默的行动。前院的花和树其实根本用不着拉默去照顾,但每天拉默都会花些时间去给他们剪剪枝叶,偶尔还会看见他蹲在地上,跟花草说话。弗加洛在看过几次之后,居然试着去听他在说些什么。“好奇”,这又是第一次产生的意念。

 

内容毫无条理,更像是一种发泄,虽然拉默说的时候声音轻快,情绪温和。

 

“……先生要是能多看看你们就好了,难得你们开出了这么大一朵花,花瓣也整整齐齐……”

 

气候、湿度、土壤都适合,开出这种大小的花朵原来是一件稀罕的事情吗?弗加洛不明白人类对植物的生殖器官到底为什么会如此执着

 

“……今天的阳光真好,哎呀会不会晒伤你呢?我想想……你好像是荫生的对吧?”

 

拉默啪嗒啪嗒地跑去找了块板子给花遮挡太阳,路过窗前时,还能看见他脸上满是着急和惭愧的神色。他难道有跟植物沟通的能力?植物责怪了他吗?

 

这种对话还有很多,一一听完的弗加洛就这样消磨了下午的时间。而他居然没有觉得浪费。这样毫无收益的行为竟然令他的中枢系统“放松”下来。

 

后来才慢慢明白这些感觉就是“有趣”“愉悦”“平静”。没什么不好。

 

所以后来拉默表示想养猫,他马上就同意了。他隐约感到了自己的“期待”,期待家中多出来的生命会给他带来什么惊喜。

 

柜员机打断了弗加洛的回忆。他提着猫粮往医院走。街上行人又渐渐多了,勾肩搭背的、边走边逛的,都是机器人,大家都在模仿人类的行为,找寻“活着的乐趣”。

 

他在医院更换完零件,修补好皮肤,出门前看了内置时钟,已经近十点了。拉默说不定还在等他回家。他记忆库里突然跳出一段录像。

 

昨天晚上他对拉默说今天会晚些回家时,拉默的表情很有些不对劲,似乎是开心,又惴惴不安,好像是在预谋,却不存在恶意,并且立刻表示:“我会等你回来的。”

 

补了一个笑容。

 

这是什么意思呢?弗加洛又开始期待。如果是好事情的话,他希望自己能摸一摸两只小猫。拉默请求过他抱一抱他的宠物,但他当时看着两只小猫柔软的身体,担心自己不小心就折断了它们。事后回想,摸一摸应该是不会出问题的,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查一查资料库里关于逗猫的记录比较好?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任务……

 

忽然他停住了脚步。

 

今天晚上。他想起来——应该说是他的记忆库终于反应过来——是他下流水线的日子。拉默曾经问过他,是在去年的九月份。

 

他马上打开那段记忆。是晚上用餐以后,拉默收拾完餐桌,突然“啊”了一声。弗加洛坐在一旁,听见了便抬头,问他怎么了。

 

录影里的拉默有点腼腆和尴尬地笑了笑,解释说:“并没有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在家里呢……”

 

他停顿了一下,仿佛要掩饰什么似的,接着问:“弗加洛先生,你的生日是几月几号呢?”

 

“机器人没有生日这个概念。”

 

“怎么会!?你们,哦,对了,是你们从流水线下来的日子,这就是你的生日啊。”

 

弗加洛不明白这件事的意义所在,不过既然拉默问了,他就打开记忆库查一下出生的编号:“七月二十日。”

 

“七月二十日,”拉默郑重地重复了一遍:“今年的过了呀,你都没有庆祝一下吗?”

 

“为什么要庆祝这个?”

 

拉默好像被问住了,脸色变幻了一阵子,才吞吞吐吐地解释:“在人类里生日是很重要的日子,是证明一个新的生命出现在世界上,成为世界的一份子……而且,而且像弗加洛先生这么厉害的军品,你的出现对于整个特伦斯都是意义重大的吧?不是说、说你是流水线上的奇迹什么的……”

 

弗加洛还是初次听到后面这种说法。流水线上的奇迹,这是一种夸奖吗?拉默的话虽然没什么逻辑,不过也没有坏处,也用不着特地去反驳他。

 

再说,有人类觉得自己的出生是一件好事,也挺让他快乐的。

 

说了一大堆话的拉默好像终于累了,看弗加洛不说话,他只好小声地说:“……弗加洛先生,明年……我来给你过生日吧?”

 

弗加洛看见自己点了头。拉默高兴地去接着收拾屋子了。

 

穿过前院站在屋门前的弗加洛意识到门后迎接自己的是什么。他思考了一下,干脆抬手敲了敲门。

 

 

打开门的拉默显然吃了一惊,没来得及说上一句“欢迎回家”或是“生日快乐”,弗加洛先生就已经绕过他走进了布置得十分温馨的客厅,拉默连忙关好门,拉着弗加洛先生的手往餐厅走去,顺便把猫粮搁在茶几上。

 

餐桌上放着两个精美的蛋糕,人类工艺真是巧夺天工,小小一个蛋糕也能做出各种造型。弗加洛先生在餐桌前坐下,看拉默点燃了蜡烛,关了餐厅的顶灯,不大的空间里充满了温和的黄色光芒。人类青年举着烛台走过来,稍有歉意地对弗加洛先生说:“你的蛋糕不能插蜡烛,所以只能这样了。不过还是可以吹蜡烛的,弗加洛先生,许个愿吧?”

 

透过星星点点的烛火,看见青年一双漆黑眸子里的期待,弗加洛先生站起来,点了点头示意拉默把烛台放到桌上。

 

他以前从来没许过愿,现在可以试一试。

 

——希望可以摸一摸两只猫,并且不会伤害它们。

 

——希望拉默更快乐一点。

 

好像没有别的愿望了。他吹灭了蜡烛。

 

拉默正准备拍手呢,又怔住了。最后只好无力地笑了笑:“弗加洛先生,祝你生日快乐。来试试蛋糕吧?今天的味道保证你喜欢。”

 

“谢谢。”

 

生日蛋糕的味道确实很好。弗加洛先生一边吃一边想。而且他不知为什么忽然想去吃一口拉默的那一块。

 

【END】


 
标签: 原创故事 HE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镜幽 | Powered by LOFTER